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古村漫步
2020-10-26 09:00:28 作者:魏思孝
字号:   打印


和朋友到达柏树村时,已经是午后。日光隐匿在行云中,村落掩映在半明半暗的天光里,流露出一种久违的神秘。

村口红彤彤的“柏树”二字,在半昏半暗的日光下有种飒爽的英武之气。石墙两侧的凌霄花红艳艳地绽放着,神态恣肆,与“柏树”二字相得益彰,又与那一块块斑驳的石迹相映成趣。随行的孩子奔入村落,笑语打破了这风物的寂静。朋友介绍说,淄川区太河镇柏树村约于元代建村,村子最早名为康家庄,后因为村舍建于街道一侧曾被称为“半边店子”。明朝时期,因为村旁有古柏一株,遂改称柏树村。清末时期称为柏树头,1912年重又称为柏树村。

拾阶而上,没有满目苍翠,只有零星绿意遮掩着的石屋石路。石屋错落有致,屋脊绵延起伏,悠然地漫入云端,潜藏着一种慢下来的别致美。石路狭窄,蜿蜒曲折,但因被时光打磨过,被风霜浸染过,便自带了一种古意苍苍的厚重感。我俯身捡起一粒石子,痕迹斑斑,深浅交错,棱角已经圆润,就是无数个它组成了这里的一切。它们在这里待了多少年呢?十年、百年,抑或千年?不为时事所困,不为世情所惑,只安静地做历史光阴的见证者。有风吹过来,激荡在石墙上,鼓荡在胡同里,孩子的衣衫随之摇摆起来。而入目的关于石头的一切,岿然不动,我们的脚步不自觉地在放缓,我知道,随之慢下来的还有我们那颗俗世之心。

街头散落着几处石碾石磨,孩子飞快地坐上去,生长在城市高楼中的她未曾见此情景,稚气里的欢喜真切流露,与这里天然的一切融在一起。相比于她见过的现代化的繁华,古老的荒芜寥落之美,似乎更能打动她。路过民宿,我们继续观赏了大圆房、义坡碑、石坡寨,这些景观遗迹苍凉古朴,在辽远的长天下、在旷远的山幕里,诉说着每一段凝重的历史。

走到村落尽头,终于我看到了那棵大柏树。古柏站在一处土堆之上,土堆四周用山上的青石进行了堆砌。它屹立在那里,长天之下翠盖幢幢,那绵延不绝的生机漫溯在空中。我不想丈量它的腰身有多么粗壮,不想去描述它的枝叶有多繁茂,一切太过实际的数据和词汇都难以言喻它的声势。与我们走过的苍凉景观不一样,这里仿佛盛世气象。我们走近它,靠近它,呼吸着它带来的好空气。日光破云而出,从密密匝匝的枝叶间倾透下来,地上花草随之灿然起来,风也摇荡起来,在孩子的脸上吹起摇曳错落的光影,那半明半暗里尽是光阴的故事。

我确定,我们接受了一场灵魂的洗礼。想来这天空日光依然是每天笼罩我身影之上的物什;这石头花草也并不优于岁月里经过的每一处自然景观;这风,曾无数次让我在四季里感到和煦或者颤栗。它们熟悉得像我的亲人,也像遗忘在我记忆深处的旧衣物,是滋养我生命延续我心跳的空气,我却一度忘记了它们的存在。然而到了这棵大柏树下,它们一下子陌生鲜活起来,我重新认识了我曾以为深切理解的一切风景。

我们要走了,这千年的古村会更加安静下来。但我想就在不久,会有更多的人踏足这里,这不该是一处被埋没的美。孩子恋恋不舍地回首那棵大柏树,喃喃道,你看,它仿佛剪纸图画一般,站在白底灰边的画纸上。


        责任编辑:孔鼎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