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 读报 - 时政 - 视频 - 要闻 - 时评 - 教育 - 艺术 - 文旅 - 汽车 - 警界 - 文学 - 图文 - 推荐 - 曝光 - 专题 - 健康 - 金融 - 便民
山路上母亲蹒跚的脚步,一路追寻着儿子的足迹。原创
走过万水千山去看你
2022-07-14 09:14:52
字号:   打印
少先队员听焦妈妈讲焦裕禄的故事
阚家泉
拐弯处,把突出的墙角从一人多高的地方抹去,避让行人,谓之“拐弯抹角”。
焦家小院南屋


淄博新闻网讯(全媒体记者 董振霞 刘淼 李可孝 杨靖)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上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向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等同志学习,做家风建设的表率”。焦裕禄是党和人民的好干部,他有一位明事理、顾大局、勤劳善良的母亲。焦裕禄的成长和工作,离不开母亲的教育、理解和支持。

始建于1899年的博山火车站,记录了焦裕禄来去匆匆的脚步,那里也是母亲走过最多的地方。

采访中北崮山村的村民们说起焦裕禄的母亲,一句话让记者印象深刻。焦母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人行得正,走得端,天上的星就是亮的,一旦他走偏了路,他的星就暗了。”这句话不断出现在焦家后人的回忆录里,也被焦裕禄记了一辈子。

母亲的叮嘱一直刻录在焦裕禄心头,也成为他的人生坐标,被他用行动记了一辈子。他走的每一步,都以“行得正,走得端,不走偏路”为信条。

母亲说再穷也要送儿上学堂

焦裕禄的母亲李星英,1892年出生在南崮山村一个木匠家庭。见过晚年李星英的人都说,老太太是一个勤俭耐劳、乐观善良的人。虽然李星英没有上过一天学堂,但却聪慧要强,非常能干,是家里的顶梁柱。在焦守云的记忆里,奶奶是个坚强的女人,从嫁到焦家那天起,她就撑起了这个家的半边天。她性格开朗,在村里人缘极好。

尽管家里有一个祖传的油坊,还有两亩山地,但乱世,再加上各种自然灾害接踵而至,焦家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家三代人一年辛苦劳作,也不过就是混个温饱。

家里穷,但焦裕禄八岁那年,母亲却执意要送儿子进学堂。焦守云在回忆录中说,祖母对送父亲上学一事十分执着。她说:“穷人不认字,一辈子是受人欺侮的命。”

上学的日子是最开心的一段岁月。焦裕禄的发小,他当年的同伴陈壬年还记得,每天放学时,焦裕禄的母亲总站在门口迎着,手里捏把小笤帚,给他全身上下扫一遍。焦守云也在《我的父亲焦裕禄》中回忆说,祖母十分注重对孩子们的品性培养。他叮嘱儿子:“咱家里穷,但穿出去的衣裳,一定要干干净净。”

那是一家人最惬意的一段时光,但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们的生活。

老母亲挨家挨户借钱救儿子

1937年12月28日,一个500多人的日本鬼子联队占领了博山县城,又在周边25个村设立了据点。崮山是交通枢纽,自然成为日伪军的重点把守区域。

与当时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因为战乱,焦家的生计开始变得艰难。家里油坊开不下去了,焦家从自耕农跌落到吃不饱饭的贫困境地。母亲李星英每日披星戴月,操持完家里,还去地里帮忙干活,在村民们的记忆里,她播种、收割、拾柴、剜菜,样样都是一把好手。一家人的衣服鞋袜,也都总是被她缝补得整整齐齐,洗得干干净净。

1941年,博山大旱,粮食几乎绝收,焦家不仅吃不饱饭,而且还欠下了外债,父亲焦方田走投无路被逼悬梁自尽。重击之下,焦裕禄的爷爷焦念礼病倒在床,焦裕禄的哥哥漂泊在外,一时联系不上,父老子幼,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母亲李星英的肩上。李星英咬紧牙关,支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她对儿子说:“你给娘记住,人到啥时候都不能塌了脊梁骨。”母亲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刻在焦裕禄的心底,成了他一生坚守的做人原则。

父亲去世后,19岁的焦裕禄与母亲一起担负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屋漏偏逢连阴雨,1942年,日寇开始强化治安,焦裕禄以“共党嫌疑分子”的罪名被抓到了博山监狱。

为了救出儿子,从不愿求人的焦母挨门挨户去借钱了。村民郑汝仁说,当年常听祖父说起焦裕禄的事,村里人都称赞焦母“是个有血性,有志气的女人”。焦守云后来回忆说,当时,祖母也借到了几块大洋,她发誓要救出儿子,但救儿的路却如此艰难。

山路弯弯走着一位救儿的母亲

村里几位现在已八九十岁的老人还记得,当年,为了救出儿子,焦母背起蓝花布包袱,颠着一双小脚走上了通往县城的山路。那个冬天,特别冷。走在山路上,强劲的山风吹得人趔趔趄趄,但小脚的焦母却一直坚持着没有回头。

焦守云回忆说,当时,祖母多方奔走求告,甚至变卖了家里最后的两亩山地和油坊,救儿出狱成了她的执念。再多的艰难险阻,也没能挡住母亲救儿的脚步。从北崮山村到博山县城,往返七十多里山路,她风雨无阻,每隔一天就跑一趟博山县城。三个月,近一百天,母亲跑了50多个来回,走了三千五百多里山路。

救儿的事无望,但这每一个来回里,都有一位母亲对儿子的深深牵挂。

山路悠长,路上的每一个身影,在母亲眼里都像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

“她一双小脚,不管风天、雨天、雪天,风雨无阻。”村里的老人们说,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送儿参加革命要他为国尽忠

1945年秋天,焦裕禄回到家乡,加入了村里的民兵队伍,走上了革命道路。

采访中85岁的村民郑贵成告诉记者,他祖父还跟他说起焦裕禄当民兵后的情景。“村西头有棵大槐树,焦裕禄经常在大槐树下练刺杀。”村民郑汝仁说,他也听父亲说起焦裕禄,那时候,焦裕禄是武装民兵,他跟村里的其他民兵一起练刺杀时,村里的孩子们还围着看,心里十分羡慕。

看着英俊的儿子有出息,能为国尽忠了,那时候的老母亲一定高兴地合不拢嘴。

史料记载,由于参加工作表现积极,1946年1月,焦裕禄在家乡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7年7月,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中央华东局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决定从各解放区抽调大批政治觉悟高、思想作风好、有一定指挥能力和工作经验的干部,随军南下,支援和发展解放区。焦裕禄得到消息后,立即向党组织提出了申请,但负责这项工作的领导赵仲三考虑到他家的情况,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让他回家跟母亲商量商量,不得到家里同意,不让他去。

焦裕禄高兴地回到家跟母亲商量。当时已50多岁的李星英,长年辛劳身体已大不如前,尽管万般不舍,但她最终还是决定支持儿子的革命工作。焦裕禄再次告别母亲,踏上了人生新的征程。

村里一些老人说起当年的情形,还纷纷赞扬焦家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孩子。焦裕禄刚离开家乡的头几年,李星英度日如年,对儿子的思念与日俱增。她左思右盼,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一封来信。她按照儿子来信的地址,执着地去找寻。终于在尉氏县找到了焦裕禄。

由于焦裕禄工作认真负责,能够与群众打成一片,当地人都很喜欢他,见到李星英都尊敬地称呼她“焦妈妈”,母亲十分欣慰。

焦守云回忆说,祖母做的煎饼,是焦裕禄做梦都想吃的美味。每到一个地方,他都有个打算,生活安定下来就回家看看。可是总有这样那样的工作,绊住了他的脚步。

知道儿子的念想,隔着千山万水,小脚的母亲年复一年走在寻儿的路上。“父亲在尉氏工作时,奶奶找到那里,父亲去了洛阳,奶奶又追到洛阳。到了兰考也是一年一趟。”焦守云回忆说,父亲又穿上了奶奶做的鞋,脸上的笑容她一直记到现在。

焦守云还记得,那年,焦裕禄在兰考,祖母从山东老家来探望父亲。祖母从火车上走下来,挎着一个篮子。焦裕禄带着一家人等在火车站,看到祖母的那一瞬间热泪盈眶,说:“俺想娘,天天做梦想。”

母亲的篮子里装了腌香椿芽咸菜。她说,那是自家院里那棵香椿树上长的,今年那棵树长得旺盛。篮子里还有她亲手给儿子做的千层底布鞋。儿子要去开会了,看着母亲满脸歉意,可母亲说:“你在县里当家,忙的是大事。娘懂。”

开完一个造林现场会回到家,已是深夜。母亲还没睡,一直等着儿子回来。她叮嘱儿子“干啥事都要干好”。在兰考,她眼见着儿子天天在做好事,她说自己放心了,只是看儿子脸色不好,她挂念儿子的身体。

回家前一夜,母亲几乎一夜未睡,教会了儿媳摊煎饼。

回望来路家门前有母亲身影

焦裕禄一生记着母亲的叮嘱,她说:“人到啥时候都得把腰板挺起来,腰一塌人就垮了。”靠着这句话,焦裕禄一生挺直了腰杆,每一步都走得端方。

1964年冬天,焦裕禄向党组织借了300元举家返乡,与母亲过了最后一个春节。焦守云还记得,大年初二,奶奶一早就起来忙活,她在堂屋地上洒了水,仔细地清扫。扫完地,她坐在镜子前梳头,焦裕禄也早早地起来陪母亲,他接过梳子给母亲梳头,母亲的头发全白了。

没想到,那是与家乡的永别。离开家的时候,走过一座山岭的焦裕禄,向来路回望,母亲还定定地站在那里。

再次相见,儿子已住进了医院。相隔十多年,母子俩第一次朝夕相处。焦守云说,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无数人安慰着承受巨大失子之痛的祖母,坚强的她却沉默着一滴眼泪也没流。她说,儿媳还年轻,她若是哭了儿媳会挺不住。

后来,老人问兰考县领导:“裕禄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了吗?”县领导说:“完成了,完成得很好,很出色!”老人接着问:“裕禄对得起毛主席了吗?”对方回说:“对得起啦,很对得起毛主席啦!”听到这句话,老人欣慰地点点头,眼圈红了。

四天后,李星英回了老家。焦裕禄的侄媳妇赵新爱还记得,在八陡火车站,刚下火车,踏上老家的土地,老人就再也迈不动步子。白发苍苍的她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哭得惊天动地,拉都拉不起来。

1966年2月7日,当新华社记者穆青采写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传遍全国时,北崮山这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村庄也一夜成名。此后,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青年,一波又一波地前来瞻仰焦裕禄故居。

“每天早上,奶奶就搬着南屋里的那把罗圈椅,坐在院子里,为那些热血沸腾的年轻人讲二叔的故事。每天要接待几百甚至上千人。”赵新爱说,这是焦家小院的高光时刻,也是母亲怀念儿子的独特方式。

隔着万水千山,坐在故居的小院里,母亲眼里依然全是儿子的身影。


        编辑:王磊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05024485号-2 淄博日报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