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驸马”之死 97
2013-11-30 10:32:38 作者:
字号:   打印

  他没想到,曾经是中鲁驸马的马行天竟成了他手底下的一个兵,就在前些日子,他还羡慕这位稳坐总工交椅的马总。别看余光平时话不多,却是个明眼人,更是个老中鲁,这其中的道道,他心知肚明。上午,副厂长成振奎找他,说很多人反映宿舍大院的厕所无人管理,又脏又乱又臭,这是怎么回事?余光纳闷宿舍的厕所多少年一直这样,怎么一个堂堂的副厂长突然关心起吃喝拉撒来了?余光解释说,其实这个厕所过去也没有专人管理,那些年附近的几个村庄积肥,常派人过来捞粪,也就捎带着把厕所打扫了。现在这几个庄哪还有地,庄稼都变成楼了。前些日子我还想,现如今家家有厕所,像这样的公共厕所也没什么用处了,还白占着个地方,我看不如拆掉算了。
  成振奎绷着脸说,你倒会找省事,谁说家家都有厕所了,周转房有厕所吗?那里还住着五六十口子人呢,你把厕所扒了让他们都到你家方便去?
  成振奎说话一向不留情面,就这几句话把余光噎得一楞一楞的。余光近来从副厂长的位子上下来,也许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心情得到放松,行为言行不那么拘谨了,人也显得比以前灵活了。他笑着说,也是也是,还是厂长想得周到,我还想起来了,咱那家属楼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只在家里解小手,大便的时候还是出来上厕所,省水嘛,呵呵。
  所以啊,成振奎口气缓和一些,不但不能扒,还要改造好,并派专人按时打扫,这事就交给你了。
  余光咧着嘴说,你看我这里哪还有闲着人啊,你总不能让我去打扫吧。
  余光的样子倒把成振奎逗乐了,他用手指划着余光说,我不信你这个大经理就找不出个人打扫厕所,眼前就有现成的。
  那还是我呀,我就在你眼前嘛。其实余光这时已经明白了成振奎的用意,他只是装糊涂。
  成振奎只好说,谁负责宿舍大院卫生谁就捎带打扫一下厕所有什么不可以的。
  余光装做才听明白似的,你是说让马……?这不大好吧。
  成振奎说有什么不好的,打扫卫生就是人家主动要求干的,老马当过领导干部,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余光暗想,马行天算是栽彻底了,一步步滑到最底线了,他甚至想起了文革时常说的“批倒批臭再踏上亿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之类的话。只是自己夹在中间很难受。整整一个上午,他苦苦思索这话该如何对马行天说,谁料想马行天这么直接,使他事先想好的一番话统统作了废。
  唉,余光先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马行天反而劝开他了,说吧老余,没有什么我不能接受的,大不了我再去打扫公厕。
  余光也狠狠地吸了两口烟,说,真让你说着了,就是这事。
  马行天突然狂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最后竟笑出了眼泪。
  余光有些害怕,他走上来扶住他的肩膀,一口一个“老马”地叫着。
  马行天拿开他的手,说,你叫魂呢。放心吧老余,你别为难,我干,我干。说完又笑。
  老余不敢离开,等马行天喘过气来,老余又说,有什么困难就说,我尽量解决。
  马行天摆摆手说,这能有什么困难啊,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就去厂里焊一个掏粪的勺子,焊得漂漂亮亮的,经久耐用,美观大方,还得麻烦余经理一下,帮我领几个口罩,我要争当新时代的时传祥。
  这个晚上,马行天没有回家。他一个人溜达着,走了很远;不觉得累,也没感到饿。
  所有的灯光都亮起来了。
  远处市中心的霓虹灯震荡着放纵的音乐,休闲广场上空的几个探照灯打出的光柱交叉辉映。短短几年,这个中小型城市已经具备了大城市的风度,该有的都有了。马行天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这里更像一个乡镇,一到傍晚,就漆黑一团,赶上阴天,根本找不着北。马行天掐灭了烟头,手又向衣兜伸去,发现烟盒已经瘪了。他抽了整整一盒烟了。嘴唇发麻发涩,可他还想抽。
  来来往往的人中,没有谁注意到他;他也不去留心他们。这个时候,他感到世界真大,大得把一个人的苦恼扔在里头,引不起一星半点的声响。
  他感到身上轻飘飘的,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肉身,又像是被什么淘空了。被什么淘空了呢?应该是那阵歇斯底里的大笑,笑得太投入,也太消耗体力了。没错,那是一种接近性高潮的笑,笑完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就空了,人于是变轻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笑;不过他那时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可笑,是发自肺腑的笑。
  在他读的为数不多的几本外国小说里,有一本书留给他的印象很深,那就是《牛虻》。是在高中时读的。他先是读了《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保尔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还在读《牛虻》,英雄喜欢的书一定是好书。后来,他千方百计从同学的父亲那里借到了《牛虻》。尽管读得很吃力,有些地方还读不大懂,但上面的一段描写留给他的印象很深。
  亚瑟在饱受欺骗误解,终于弄明白真相之后,面对他的虚情寡义的异母长兄以及兄嫂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狂笑。历经数十个年头,莫非亚瑟的笑竟潜移默化在他的身上。
  马行天嘲讽地摇摇头。你怎么能和亚瑟比呢。亚瑟是一个英雄,是一个真男人。而你呢,要多窝囊有多窝囊。你也这么笑,配吗。
  看来,边江的报复已经明朗化了。估计总公司那边他已经铺垫好了,所以才敢这么无所顾忌。既然自己这个跟头跌下来,就不在乎蹭一身土滚一身泥了。不就是打扫个茅厕嘛,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赶,没啥大不了的。文革时,多少地位身份比自己不知高多少的人都进了牛棚,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还受着整治,遭的那份罪不比自己厉害,别人能熬下来的日子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熬。
  他又想起了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他目前似乎还没有脱离那个“坎”。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心劲,心劲一松,整个人也就垮了。
  


 

        责任编辑 昝晓辉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