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感谢生命的美意
2013-11-30 10:32:38 作者:
字号:   打印

  ○廖智

  3.那是生死攸关的一刻
  那一瞬间,我整个心,拧成了一团,眼泪哗啦就流下来了。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大声喊:“爸,我在呢,你快点下去吧!不要站在外面了!”我爸的声音突然就变得很急很激动,他说廖智,你怎么不回答我,叫了你这么久,你怎么都不回答我,我说我刚刚睡着了,我爸就说你不能睡,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睡啊!我听得很明白,刚刚那一个多小时里,他自己也觉得我可能已经死了,但就是不愿意相信。他听见我声音的那一刻,他好激动,激动得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飘着的了。我说,爸,你放心,我没事,我一定不会死的!
  就这样,地震发生这么久之后,我在漆黑的废墟底下,终于哭了出来。之前经历这么多事,我的眼睛一直是干的。婆婆的死、虫虫的死,都像是一场无边的噩梦,我的心里像是死了一样的寂静,就是哭不出来。可是,这一刻,我哭崩了。我觉得命运真的是对我太残酷了,虫虫的死给我太大的打击,我曾以为死了会比活着更好,可我爸还在外面,我妈还在外地没回来,我要是就这么死了,家里就我一个女儿,他们以后该怎么办?老天爷啊,求求你,让我活着出去吧!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出去跟我爸说一声谢谢……如果有幸能够活下去,我发誓,我会用全部的生命来回报他……重新燃起了生的念头,时间就变得更加难熬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会得救,几个小时后?还是需要一天?两天?三四天?我开始变得理智起来,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冷静。我仔细地观察了自己的处境,盘算着怎么储存精力和体力,因为很有可能会在这里待很久。然后,我把我四周的情况一一告诉了外面的救援队伍,我说,现在这么挖是挖不出来的,你们需要的,是吊车。
  吊车来了。司机吊走了压在最上面的几块预制板之后,却不敢继续了。经历了地震,这些预制板都变得很脆,很有可能吊到半空中就会碎裂,砸下来。我爸把这些情况都告诉了我,我说,那就赌一把吧,继续吊,要是出事了,我自己来负责。那是生死攸关的一刻。我虽然不在外面,但后来听我爸说,当时所有的人都死死地盯着吊车的吊臂,一个人都不敢大声呼吸。因为万一半途预制板坠下来,我直接就没命了。第一块板子慢慢被吊高,刚刚移到一旁,哗啦一声就裂开了。可这只是第一块,还有第二块,还是要赌命!
  我爸当时有多紧张我不知道,我只听到又是哗啦一声,特别刺耳,第二块板子也是在移开没多远的时候就碎裂了,如果砸在我头上,我就死定了。两块板子一吊走,我觉得松了一大口气。我的命真的是捡回来的。到了这时候,我上面的废墟里的那些人,都已经走了,没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了。最初的救援没有用吊车,是因为我上面的废墟里还有人。渐渐地,其他人都没了,吊车才一层一层地把废墟挖开,我才有了得救的希望。眼看还剩下两三层预制板了,吊车却不能再继续用了,因为那几层板子早已经碎开,再往下挖就要靠人工打洞了。救援队从我前方大概一两米远的地方开始打洞,那个地方比较薄,但能打出来的空间还是很狭窄,他们怎么都钻不进来。最后,来了一个个子很小的男生,他不是士兵,就是来帮忙的一个老百姓,他瘦瘦的,拿了一个手电筒钻进来,用手电筒的光照到了我的脸。
  我当时真的好激动,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终于看见外面的人了!我抓住他的手,舍不得他出去,只想让他留下来陪我。他说没事的,我就是来救你出去的。他带了一堆工具,可是,铁锹之类的工具在这么小的空间里都用不了,于是他就掏出一个铁凿子,在我头顶附近一点点地敲。敲来敲去,成效不大。我说那就从左腿的方向打洞吧,先把压着的脚给挖出来。因为我是斜在他面前的,他进不来,我就接过他的凿子来敲。就这样,我先一小块一小块地把面前的这些东西敲走,等他可以往里面爬一点点的时候,我们俩就轮换着凿。我当时觉得希望很渺小,用这么小的一个凿子,这么一点点地敲,要敲到猴年马月啊!好在外面也有人配合着往里凿,我们两边一起努力,一个小时以后,终于破了一个洞,我终于看见外面的天色了。天已经亮了。  


 

        责任编辑 昝晓辉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