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驸马”之死 98
2013-12-03 14:49:39 作者: □陶安黎 著
字号:   打印

  已经走到这一步,断没有退回去的道理。其实这些都在其次,真正让他犯堵的是刘霖。这个时候,有一个可以避靠的港湾,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然而他不但没有,而且后院还着了火,内忧外患都赶上了。如果刘霖仅仅因为嫌他扫大街丢人,他还有把握做通她的工作,可如今偏又闹出个这么要命的事来。他自知理亏,要不是那天晚上瞿老头冲开,他和许群群也就真成了那事。这些日子,自己只顾低头拉车,从不抬头看路,对什么事都不理不睬不管不问,外面还不知把他和许群群的故事演绎成什么样了呢。
  许群群的状况又如何呢?他倒是常遇见她,但只是点点头而已。从那天晚上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反倒疏远了,好像都在有意回避着什么。
  马行天把那个空烟盒捏在手里团来团去,心绪渐渐平稳下来。看看已经走出去很远了,肚子也有些饿了,他转过身,正准备打道回府,突然一只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猛一回头,余光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旁边放着他的自行车。
  马行天怔怔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余光没说话,掏出一棵烟递给他,马行天接过来,也笑着说,你又撒烟,不会有更坏的事了吧?
  余光透过镜片认真地看了看他,反而问他,你没事吧?
  马行天挺挺胸,说,我带着有事的样了吗?
  余光说,你下午那个样子叫我一直放心不下,回到家胡乱扒了两口饭就又出来找你,有人说你一个人溜达出去了,我骑上车子跟踪追击,就在这里碰见了。
  马行天半开玩笑地说,那我先谢谢你,我这人天生有福,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领导的关怀。我这不正要回去嘛,放心,我不会自杀。
  余光没接茬,说实在的老马,就凭你这一身技术,离开中鲁就饿死了?
  马行天说,我不是干得很好嘛,为什么要离开?
  余光说,你一个总工扫厕所,你觉得挺好?人啊,应该尊重自己的价值。
  马行天用手勾住余光的肩头,把他转了个方向,余光推上车子,两个人朝来路并行。
  良久,马行天说,没错,你这话说的好,可是,人的价值体现的方式不一样。别看我干了这些年的总工,我还真没觉得自己有多大能耐,我不过是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就像现在,走多么远不是还得回来。我过去干钳工,现在干清洁工,我看都差不多。
  余光说,我实在搞不懂你。你的意思是从哪摔倒再从哪爬起来?我看够呛。
  谈不上什么摔倒爬起来,马行天边说边把手里始终捏着的那个空烟盒抛得远远的,老余,你的好意我领了,我即使走人,也绝不选在这个时候。
  老马,听我的,赌这个气没用,到头来还是自己难受。
  难受只是一会儿的事,但做人却是一辈子的事。在这里我向你余经理表个决心,我全盘接受给予我的所有特殊“优待”,你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你给我三天时间,我要让大院的公厕旧貌换新颜。
  余光摇头耸肩,做出了一个不以为然却又无可奈何的法国神态。
  风一阵一阵地越刮越冷了。
  六十七
  正当刘霖后悔请侯强等人吃饭时,又出了一件事。
  蓝剑萍去了洗手间,出来时,被洗手间的门挤了脚。原来这门上的一个折页坏了,形同虚设地挂着,只有下面的一个勉强支撑,被蓝剑萍用力一拉门,坏折页彻底掉下来,门跟着一歪,正好压在蓝剑萍的脚面上。蓝剑萍嗓门本来就大,加上喝了酒有些虚张声势,两嗓子就把服务员连同两个保安都呼唤过来。他们以为发生什么重大意外,等过来一看,并没有那么严重。一个服务小姐说,能走吗?我送你回房间吧。蓝剑萍坐在地上骂道,你吃灯草灰了,放这么轻巧的屁。小姐脸一红,撤到了一边。去,把你们老板叫来,这叫什么门啊,整个一暗器。蓝剑萍不依不饶地说。
  然后她又给侯强打了个电话。
  侯强闻讯赶来。身后的马仔形影不离。
  保安里面有认识侯强的,侯哥侯哥地叫着,上前递烟。侯强铁青着脸,把递到手里的烟一一捏断。
  几个小姐看势不好,相互使个眼色,作鸟兽散。
  这时,刘霖和许群群也出来表示关心。蓝剑萍见来了人,闹得更邪乎了。
  老板终于给惊动了。
  老板是个俊秀的年轻人,完全不像人们心目中形成定式的那副老板形象,甚至还有些书生气。这个年轻人给刘霖留下的印象非常好。
  老板大概知道侯强的厉害,上来就陪笑脸说好话。还问要不要找车送医院检查一下。侯强冷笑着说这倒不必,我们自己有车,不过,在你的饭店里出了这种事,你们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是不是?
  老板忙说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那好,侯强伸出一个指头说,就这个数吧。
  老板盯着瞧了瞧,小声问,一千?
  侯强眼一瞪,你打发要饭的呢。一万。
  老板向后退了半步。一旁的刘霖见侯强狮子大张口,明显地敲诈,心里很是不平。
  老板别看年轻,也是经过场面的人,他很快镇静下来,仍然谦和地笑着说,大哥,太多了吧,再说,也是这位大姐不小心,我这里一天来来往往这么多的客人,怎么单挤着大姐您的脚呢。
  蓝剑萍说,听你这意思,我挨这一下挤是应该的了?
  老板说哪里哪里,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时侯强回头看一眼马仔,马仔立刻会意。走到一边,掏出手机,低声讲着什么。
  双方仍僵持不下。刘霖想走又走不了,想管又没法管。到了这个时候,许群群也什么都不说了,她大概也对侯强和蓝剑萍的做法不满意。她们都是企业的职工,很少在现实中见到这样的场面。
  然而,她们没见过的场面还在后面呢。
  


 

        责任编辑 昝晓辉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