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驸马”之死 101
2013-12-04 10:44:07 作者:
字号:   打印

  经常,他也加入谈笑。这里没有人用那种怪怪的目光刺得他发疼,更没有人管他以前曾是什么。他感到放松,舒适。
  不久,他再次有了新的发现:快乐的含量是相同的,尽管人们寻求快乐的方式不同。快乐像死亡一样对所有人都是公正的,快乐又像美一样需要发现和体味。谁能说这些垃圾车的主人不比那些“宝马”、“奔驰”的主人幸福呢?谁能说他们的沿河笑谈不比夜总会KTV里的享受更有趣呢?还有在性爱中,无论高官还是平民,无论尊贵还是卑微,无论大款还是穷人,相信在高潮来临的瞬间,都有着同样的冲动、激越和销魂。
  在这些打扫垃圾的人身上,看不到一点自惭形秽。这是最令马行天羡慕的,这也是他们快乐的重要因素。他们关注的是自己的快乐,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更不去和别人攀比。
  比上不足,比下未必有余。
  连这些被城市冷落的一隅都有着如此真实的笑声,他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郁郁寡欢呢,还有什么原因不去热爱生活呢。
  七十
  刘霖从“常春藤”回到家,有些失魂落魄,仿佛离开家已经好久了。刚才那一幕还在眼前晃悠。她发誓再也不和侯强之流来往了。
  旭旭屋里的台灯还亮着。这孩子每天晚上做功课都做到很晚。从那件事发生后,旭旭改变了许多,学习很认真,放学回家往书桌上一趴就是几个钟头。尤其让刘霖欣慰的是,她很少上网了。这个学期期中考试,旭旭一跃进入了前十名,让刘霖在家长会上终于找回了久违的优越感。刘霖对她破罐子破摔的担忧总算放下了。
  刘霖脱下外衣,把头发解开,使劲甩了两下头。她走到穿衣镜前,久久地打量着自己。这时,她从镜子里看到,旭旭用拿钢笔的手开了一道门缝,静静地探身看着她。
  她没回头,对着镜子里的旭旭说,还没做完功课吗?
  没呢。旭旭回答。
  那就快做吧,你看都几点了。
  旭旭像没听见妈妈的话,把门打开走到客厅,站到刘霖身边,双手背在身后,还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有事吗旭旭?刘霖感到旭旭的表情有点奇怪。
  妈妈,你告诉我,你和爸爸离婚了吗?
  干吗问这个?刘霖反问。
  旭旭把背着的手拿到前面,手里有两页信纸。
  你从哪翻出来的?刘霖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有些恼火地问旭旭。
  旭旭说,我想用一下爸爸那本《物理学》,就在书里夹着。
  刘霖望着眼前的女儿,十六岁的旭旭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眉眼酷似父亲,白皙的皮肤却继承了自己。她心里涌出的一丝宽慰,赶走了刚进门时的失魂落魄。
  旭旭又说,我看了你们签名的日期,就在爸爸去世的前两天。妈妈,你若是因为爸爸干的这个工作你嫌丢人和他离婚,那就太让我……应该不是吧?
  刘霖没有直接回答女儿的话,却问,旭旭,你说实话,如果我和你爸离下来,而你爸还活着,你会选择跟谁?
  没想到旭旭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跟爸爸。
  刘霖看到旭旭的眼睛里已经有泪花在滚动。
  她不想就这个问题在讨论下去了,她带着理解的笑容对旭旭说,好了好了,我和你爸没有离婚,直到他死,你爸爸还是我的合法老公。
  旭旭歪着头看着妈妈。刘霖感觉到了旭旭眼睛里的疑问。那就是“如果爸爸没死呢?”
  那肯定离定了。
  刘霖在心里默默地回答着自己。
  一夜无眠。
  第二天是星期天,旭旭去学校参加辅导,刘霖和她一起下了楼,想去赶个早市买菜。偶尔一扭头,看到宿舍大院的公厕旁蹲着几个民工模样的人,墙上还立着铁锨镐头钢钎之类的家什。她走过去问一个年龄大些的民工,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民工把手里的烟头摁灭在墙上,嘶哑着嗓子说,扒房子啊。
  刘霖又问,是扒厕所吗?
  旁边一个打趣说,这大姐说的,扒宿舍楼你愿意啊?
  刘霖没理他,掉转身走开了。没走几步,许群群从后面撵上来,关切地问她,你昨晚没事吧?刘霖笑了,昨晚不是咱俩一块回来的吗,能有什么事。
  许群群说,我是怕你生气,他们那些人就那样,坑这个诈那个的,这不,一眨么眼工夫一万多块就到手了,比咱挣一年还多,上哪说理去。
  刘霖说,我看啊,群子,你也少跟他们来往,这些人早晚得出事。
  许群群说,咳,这不是为了旭旭嘛,要不我才懒得摆他们呢。其实这也幸亏是马哥的面子……
  刘霖脸一红,许群群自觉失言,忙住了口,插开话题,你刚才和那个民工说什么呢。
  他们要扒厕所。刘霖说。
  你才知道啊,早就商量着要扒了,说是腾出块空地来,当停车场。你看,许群群指划了一下楼房之间东一辆西一辆停着的各种轿车,咱们厂是衬俩钱的都买上车了,没个停车场还行。
  正说着,一辆灰色轿子擦身而过。许群群说,看到了吗,这是单丽的车,俺们都是一个车间出来的,人家不知使了谁的路子,调去跑销售,几年下来,就跑得什么都有了。唉,要不怎么说,苦干实干,做给天看;东混西混,一帆风顺;任劳任怨,永难如愿;会捧会献,杰出贡献啊。
  刘霖纳闷许群群这些年怎么变成了话痨,话匣子一打开就像贴在你的耳朵上,摘都摘不下来。正是上班高峰期,身前身后都是人,刘霖不住地东撒西看,生怕她这些不管不顾的话被别人听去扯老婆舌头。总算逮到许群群换气的空挡,刘霖横挤进一句话来,算是截断了她的滔滔不绝。
  星期天还上班?
  许群群说,上啊,星期天休息已是传说中的事了。生命不息,上班不止。哪像你,好女不上班,哪天我也出国挣大钱去。
  说着就到了街口,两个人一个往南一个朝北分了手。


 

        责任编辑 昝晓辉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