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血色迷情 24
2013-12-04 10:53:06 作者:
字号:   打印

    二十四、凄情泪眼,藏着一个祸心
  丁大群的下跪,眼泪,既有压倒一切的征服力,又是一道道无情的绞索,逼迫迟晴以财务科长的职务便利乖乖地为他弄钱。
  迟晴完全背着社里的领导和同事们,悄悄地从单位的账上挪出了13万元送到了丁大群的手里。
  钱拿到手的第二天,丁大群却告诉迟晴:“这点钱不够,还得追加流动资金!”
  于是十天后,迟晴又悄悄地从单位的账上挪出20万元拱手送给了丁大群。
  她哪里知道,丁大群并没有把钱全部投进挂面厂,而是将其中的大部分在吃喝嫖赌中挥霍了。
  为了做样子,丁大群从山东买进了一些面粉,也雇了几个农民工做了一些挂面,但是根本没有买主。也仅仅如此,他就再也没有心思干下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丁大群到处闲逛,吃喝玩乐,偶尔与迟晴幽会时,还要装出一副为了生意而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此刻的迟晴,既是热锅上的蚂蚁,又完完全全地神经麻木了,她唯一的一点点希望就是丁大群的挂面厂能够赚到钱,快一点堵上被她挖开的那个33万元的黑洞。
  杂志社三产经理罗新又一次次地来找迟晴,提醒她40万元服装生意的投资应该有一个结果了。如果生意做不成了,应该把钱收回来,否则,一旦社领导问起来,麻烦可就大了。
  迟晴心里清楚,这钱已经血本无归了,可她又无法向对方实话实说。她都快被逼疯了。
  她找到丁大群:“杂志社三产那40万元服装的钱,你准备什么时候还?人家可一直催我呢!”
  丁大群听了,一点也不急,他嘿嘿一笑:“他催?他催也白催!俺要是有钱早还他了!”
  迟晴急了:“照你的意思,这钱就不还了?”
  丁大群:“俺没钱,拿什么还?”
  迟晴气不打一处来:“你想赖账?”
  丁大群不再说话。
  迟晴又气又急又委屈,她哭了,哭得很惨,“为了你,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我甚至把我的身家性命都搭进去了,你总得想个办法!这,到底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丁大群坐在一旁,看着,听着,想着,他无动于衷,他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如果说,两个多月前,丁大群为了13万元的事向迟晴下跪、哭求,是一个小奴拜求主子赐恩的话,那么此刻的丁大群,已经成了君王成了霸主,他已经死死地卡住了奴婢一般的迟晴的咽喉,她除了乖乖地受他指使,别无选择。
  为了不把事态弄得太僵太绝,丁大群还是来了一点假慈悲,挤出了几滴鳄鱼泪,抱住迟晴的肩,劝道:“俺理解大姐的难处,俺也深知大姐的一片好心,俺知道大姐为俺的事吃了太多的苦。可是为了我们的出头之日,只有冒险,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俺会给大姐挣到很多很多的钱……”
  对于这些甜言蜜语,迟晴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她此刻唯一要做的,就是硬着头皮,豁上老命,也要解脱燃眉之急——想方设法把杂志社三产的40万元欠款的大洞补上,消除后患。
  “无论如何,必须想办法先把三产罗新那40万元还上!”迟晴的话像是命令、警告,更像是祈求。
  丁大群想了想:“实在不行,就得去银行贷款了。”
  迟晴问:“怎么贷?你怎么打通银行这个环节?”
  丁大群:“俺马上去联系银行。”
  说罢,二人分手。很快,丁大群给迟晴打来电话,说联系到一家银行,可以贷款,不过必须有一定的存款存进他们的银行。
  迟晴立刻说:“你说的这叫质押性贷款。”
  丁大群:“就是抵押性的,如果没有存款,又没有担保,想贷出款来,没门儿!究竟办不办,你酌量好了!”
  丁大群通牒性的话,又让迟晴犯了难。

        责任编辑 郑若愚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