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典当》 38
2013-12-04 10:53:58 作者:
字号:   打印

    庄睿从小就不崇尚暴力,更多的时候,庄睿还是喜欢在背后阴人,看到他们那种吃了哑巴亏,有苦没地说的样子,才能使庄睿更有报复后的快感。
  拿定了主意之后,庄睿对坐在椅子上气鼓鼓的老三说道:“三哥,我车上后备箱里有块毛料,你帮我取过来吧,今儿手气顺,咱们再解一块。”
  “现在你还有心思切石头?”老三有些不解,昨天那人的举动,就是要废了庄睿,此时见到仇家,庄睿居然还想着解毛料。
  要说庄睿的朋友里面最了解他的人,除了刘川之外,就要数阳伟了,昨天机场发生的事情阳伟也知道,但是他更知道庄睿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有仇不报的人,刚才伟哥注意到庄睿脸上的坏笑,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看出几分端倪的伟哥,张嘴冲老三嚷嚷道:“老三,你什么时候见老幺吃过亏啊?让你去,你就去,别那么多废话。”
  庄睿看老三还是不情不愿的,开口说道:“三哥,去吧,我心里有数。”
  老三一听这话,明白过来了,敢情庄睿想玩阴的啊。
  “杨兄弟,借用一下你的切石机可以吗?”这块毛料不是在杨浩摊位上买的,所以庄睿要先征求一下主人的意见。
  “我去问问我哥,应该没问题。”杨俊答应了一声,转身跑向毛料区,杨浩这会儿正满头大汗地给选购毛料的客人们做介绍呢。
  “老弟,你这块毛料,是和宋军去掏宅子买的吧?哥哥喊你去,你就不搭理我……”马胖子在一旁出言道,语气里带股子幽怨,听得庄睿打了个冷战。
  庄睿正找借口应付马胖子呢,看杨俊回到棚子里,马上站起身来,说道:“马哥,我就是随便玩玩,哎,杨俊回来了,咱们去解石吧。”
  “庄大哥,我哥说了,等一下有个客人要切石,他完了你们再解好吗?”杨俊有些歉意地对庄睿说道,按理说,借下切石工具本不算什么,可是刚好赶上有客人买了毛料准备解石,杨浩也没办法,肯定要先安排自己的客人。
  庄睿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
护 短
  没过一会儿,许振东和杨浩说说笑笑地来到棚子里。
  “许老板,不知道令侄给你介绍没有,上次在南京解出天价翡翠,就是这位庄老板。”
  杨浩不太清楚庄睿和许伟之间的恩怨,本着来者是客的原则,将庄睿介绍给许振东。
  “庄先生真是年少有为啊,如此年纪就能在赌石圈子里扬名立万,可是不容易呀。”
  许振东倒是知道一些庄睿和许伟之间的矛盾,当然,肯定不是从许伟口中得知的,所以许振东现在说的这话,虽然听起来像是在夸奖庄睿,其实却是暗指庄睿年少轻狂。
  “哪里,许老板才是老当益壮,家族里也是人才鼎盛,我们做小辈的差得还远。”
  庄睿自然不肯示弱,你既然想护犊子,我就连你一起骂进去,都老成这样了,还要亲自出马赌石,那句人才鼎盛,就是赤裸裸地打他的脸。
  许振东笑了笑,没再说下去,一把年纪的人了,和庄睿这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斗嘴,胜负都得失面子,只是许振东并不知道面前这人就是切断他公司原料货源的罪魁祸首,否则,别说是斗嘴了,许振东恐怕打架的心思都有了。
  “大伯,咱们那块毛料解开了,里面的翡翠成色还可以。”
  两人说话间,许伟扶着赵师傅走进来,一手还拎着包,显然里面装的就是刚解出来的翡翠料子,许伟一边说,一边献宝似的打开那个包,拿出一块明料,递给许振东。
  “嗯,还不错,能达到冰种了,辛苦赵老弟了,这玩赌石,讲的还是经验啊,人能走一次运,不见得一辈子都走运,许伟,好好向你赵叔叔学习学习,不要坐井观天,妄自尊大。”
  许振东在家族里,是个很强势的家长,但是对外却非常护短,这会儿一边把玩着片大小的翡翠,一边教训着许伟,但是话中的意思,却直指庄睿,就连杨浩都听出不对劲来了。
  “呵呵,我这人天生运气好,许老板你们先坐,我去解石了,刚才解出一块三百万的翡翠,这块毛料也不知道怎么样,三哥,搭把手,帮我把毛料搬过去吧。”

        责任编辑 郑若愚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