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驸马”之死 103
2013-12-06 10:10:27 作者:
字号:   打印

    旭旭在里屋担心地探头探脑。
  刘宏业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便掺和进来。他挥挥手把旭旭撵回房间,自己也跟着进去,把门关严。
  刘霖给马行天倒了杯水;但没递给他,只轻轻放在了茶几上。
  坐吧。刘霖说。
  多少天来,这是刘霖第一次跟他这么说话。仅两个字,让马行天感到了莫大的欣慰,此外,还有种类似孩子般的委屈。
  眼里热热的。他扭过头去。
  刘霖久久地凝视着他。这时她也感到,自己其实还是很爱这个男人的。
  一些事情不是马上就解释得清的,刘霖用一贯平静的语气说。你有你的理由,我有我的想法,谁对谁错,一时也说不明白。时间,我们需要各自独立的时间,让我们都好好想想,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这也是我离开的原因。我也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会有所改变。旭旭和她姥爷,这一老一少,就拜托你了。我知道你够累的,不为别的,就像你说的,谁让咱夫妻一场来。
  从刘霖的嘴里说出这些话来,马行天已经很知足了。他端起水喝了一口,说,刘霖,你说拜托客气了,旭旭是我什么人啊,她的姥爷又是我什么人啊,我不照顾谁照顾。
  刘霖说,那我就放心了。
  可我放心不下你啊。你出门少,可不出则已,一出就出了国门。这事还有商量吗?
  刘霖缓慢而坚决地摇摇头,又对马行天说,你答应我,别让我失望。
  马行天点点头,说我会尽力而为;不过,也别抱的希望太大了,虽然事在人为,却往往事与愿违,你想这么着,偏不让你这么着,其实人生有时很像拉屎,自己觉得很努力了,结果只放了一个屁。
  马行天这个上不了桌面的比喻让刘霖目瞪口呆,最后实在绷不住了,她哈哈大笑。马行天很少见刘霖这么笑。
  刘霖用手抹着笑出来的泪说,你个熊人,三句话不离本行啊你。
  马行天也嘿嘿地笑起来。
  这笑声倒把里屋的一老一小吓得不轻。刚才说话还夹枪带棒的,一会工夫却笑成这个样子,该不是出毛病了吧。
  旭旭悄悄侦察了一下,向姥爷汇报,是真笑,爸爸妈妈是真笑哎。
  刘宏业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位女婿的本领,他总能干出些意想不到的事。
  马行天好容易把冷冰冰的媳妇捂热乎了,索性趁热打铁,提出今晚请刘霖回家,结束他的单身汉生活。
  刘霖听了这话马上又绷起脸,说那个家我不愿回。
  马行天说你就要出国了,三年见不着你的人,起码你得回去帮我暖暖被窝,把你的气息留下点,我好有个想头啊。你只要承认咱还是夫妻,你就有这个义务和责任。
  刘霖冷笑道,不是有帮你暖被窝的。
  马行天知道她还在为许群群的事犯着别扭,就说,正好你给我个机会,我今晚向你彻底坦白交代。
  谁稀听你那些破事。刘霖说,但语气里已经没有了恼火。
  这时,刘宏业和旭旭走出来。马行天给刘霖使了个眼色。刘霖对父亲说,我到那边取些衣服回来,你和旭旭先睡吧,不用等我。
  刘宏业看着二人走出家门。旭旭向姥爷作了个可爱的鬼脸,刘宏业也老顽童似的回了旭旭一个鬼脸。旭旭跳起来,一屁股墩到沙发上,沙发痛苦地吱嘎了一声。刘宏业哭笑不得地说,小祖宗,你倒是轻着点。说完也坐下来。这时央视的焦点访谈还没结束。刘宏业简直不明白,马行天给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这么快就交了械。
  七十二
  马行天挨老田的那顿打是在刘霖出国的第二天,这让他感到宽慰。说起来,事情发生的很偶然。
  那几天马行天心情特别好,干起活来也带劲。刘霖重新和他言归于好,而且两人小别胜新婚,一起同吃同睡了一个星期。刘霖临走提了一个要求,她要马行天利用这三年的时间打个翻身仗,她回来的时候要看见一个扬眉吐气的马行天,至于翻身仗如何打是他自己的事,但绝对不能让她再看到一个清洁工的老公。
  马行天想,先答应了再说,三年,谁能预料会发生什么。
  马行天没有休息日。他想休息,可是垃圾们不休息,人的排泄器官也不会因为星期天而停止运转。
  这是个星期天,日历牌上注明是“三九”第五天,可室外温度却达零上五度,而且阳光很充足。由于立冬以来还没下过一场象样的雪,空气十分干燥。一些活得讲究的人出门就戴上了口罩。
  马行天也戴口罩,但他不是为了讲究,而是必须戴。这天他和往常一样把该干的活干了,然后他要到厂里去,盛垃圾的小推车坏了,找人修一下。
  中鲁的工人们同样也不休息,几个车间都热气腾腾,所有的机器都在声嘶力竭地吼着,看得出,厂子的形势一派大好。
  马行天哼着那首《美丽的心灵》:
  曙光透进路旁的林荫
  铃声打破黎明的寂静
  姑娘驾驶清洁车
  晨风吹动你的衣襟
  ……
  歌词与他不甚贴切,人家唱的是姑娘,可他实在找不出其它与他的专业对口的歌曲。管他呢,好听就行。马行天想到那个年代的作曲家们心里还想着广大劳动人民。现在倒好,歌星们一张嘴就是爱这个恨那个,一副痛不欲生要死要活的样子,纯粹吃饱了撑的,欠着来这里推几天垃圾车。
  马行天一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瞎想,一边看着同自己的家一样熟悉的车间,不过新进厂的一些年轻的工人他已经不认识了。他们从他跟前经过,甚至都不正眼瞧他,并不知道面前推着小车自得其乐的人曾经是这个厂的头面人物。
  认识的人都“驸马驸马”地打着招呼。自打马行天下来后,喊他“驸马”的人反而多了。马行天不计较这个,叫什么都应着。
  铆焊车间的地上到处散落着角铁、槽钢、没焊完的工件和东一根西一根的焊条,简直没地方插脚。马行天微微皱了皱眉,把车子放在门口,如履薄冰地走进去。

        责任编辑 郑若愚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