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血色迷情 27
2013-12-07 11:32:57 作者:
字号:   打印

    饮鸩止渴,泥潭里愈陷愈深
  就这样,以车作抵押,丁大群从信用社贷款45万,等于刚刚54万买进此车,转手“卖”了45万!
  丁大群用这45万元贷款,10万元补交了前期拖欠的房租,其余的一小部分用在了他公司的日常开销上面,将一大部分用在了个人的肆意挥霍上面。
  即使这样,他在迟晴面前也有的说。他会理直气壮地对迟晴说:“哎呀,这经营一个公司真不容易,到处都是开销,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只可叹,迟晴压根儿也没有过问这45万贷款的去向和用途,她只知道她从杂志社账上挪出的54万元公款买了车,以车抵押贷款45万。至于丁大群原来告诉她“贷出款后,车还可以开回来”的细节,她一直也不曾提起过,是她忘了?还是不想提?或是不敢提?或是认为没有必要提?
  或许,在这时候,这种情况下,她的唯一职能就是按照丁大群的指使,从杂志社的账上偷偷地往外“挪”款。为了“挪”款方便,她甚至偷偷地在丁大群出租楼附近的银行一下子就建起了三个秘密账户。她为了丁大群这个填不饱的罪恶的黑洞,她倾尽了所有,付出了一切。尽管她明明知道这是在把一道又一道沉重的绞索重重叠叠地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五个多月,丁大群的出租房屋没有任何起色,完全是在一种负债状态下惨淡经营。因为他并不关心经营的好坏,也根本不懂得什么经营。他唯一的长项就是玩儿命地花钱。因为他的身后有一个被他完全挟持并受他颐指气使的财务科长。他相信她那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公款。那钱跟他自家的没什么两样,他随时可以提取,想提多少就提多少,只要他乐意。
  房产主上门找丁大群收房租了。一年130万的房租,第一笔才给了45万,第二笔至少也得这个数,于是丁大群给迟晴打了一个电话,迟晴便颠儿颠儿地赶了过来。
  迟晴刚刚进门,丁大群第一句话便是:“人家来催房租了。”
  “多少钱?”迟晴问。
  “第一笔交了45万。这一笔至少也得这个数。”
  迟晴听了,眯眼愣了一会儿,然后坐在沙发上,什么话也没有说。她没有再跟丁大群找补“最后一次”那个话茬儿。因为她现在已经完全看透,在丁大群提出要钱的时候,即使你说出大天来,最后还得拿钱。
  第二天,迟晴又一次从单位的账上挪出50万元。
  丁大群经过与对方交涉,好话说尽,对方放了一马。先取走30万,剩下的20万,又进了丁大群的虎口。
  几天后,迟晴突然来到丁大群的办公室。她将一张清单拿出来交给了丁大群:“这是我前前后后从杂志社账上挪出的公款,一共200多万。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这到底应该怎么办!”
  丁大群对那张清单连看都不看一眼,点燃一支中华香烟,悠闲地吸了一口,吐了几个烟圈儿,瞥了迟晴一眼:“这事你问俺,俺去问谁?”
  “怎么?你推卸责任?”
  “你说,俺在这里面有什么责任?”丁大群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
  “那好,你可以跟我耍赖。可是你别忘了,这事一旦犯了,抓了我,你也跑不掉!”
  迟晴说罢,站起身,走了出去。
  丁大群望着迟晴离去的背影,他顿时觉得这老女人来得挺突然,走得更突然,心想:“你让俺同情你?俺偏不!”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可是,等过了两天,他静下心来一琢磨,终于琢磨过味儿来。他觉得:迟晴这女人,暂时还不能丢了她。因为,俺还得用她……
  他很快就想到了一招儿,这一招儿对于迟晴可能是致命的。然而他,丁大群,则管不了那么许多。
  丁大群给迟晴拨通了电话,告诉她:“你今天晚上过来!”

        责任编辑 郑若愚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