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典当 41
2013-12-07 11:33:53 作者:
字号:   打印

    其余围观的人,也和韩老板是一个心理,想让这块毛料出绿的地方显露得多些,他们赌的风险也能降低,但又不想让它变成明料,那样的话,即使拿下这块明料,于他们而言,制成玉器之后,利润也会很低。
  “你们倒是打的好主意,万一后面开的天窗出不了绿,这价格就要打折了吧?”庄睿看了韩老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小兄弟,就凭这面天窗的表现,卖出五百万,你也不甘心不是?”韩老板不以为然地说道,见庄睿若有所思的样子,还以为被自己说中了呢。
  “行,今儿手气旺,我就再擦一面小窗出来,杨浩,你可要准备好鞭炮啊。”庄睿丢下抽了一半的香烟,摆出一副豁出去赌一把的姿态。
  “老幺,有把握吗?”老三刚才亲眼看到别人一刀切垮了,对庄睿继续往下擦,充满了担心。
  “嘿嘿,三哥,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要是再涨了,就凭这块毛料,也够我吃一辈子的了。”庄睿此时的表现,就像是一个赌徒。
手气发烫
  庄睿心中想说的是,他就指望这块毛料买房子呢,这几个月来虽然零零散散地赚了不少钱,但是和宋军、马胖子那样身家的人一比,庄睿感觉自己忒穷了点。
  把切石机上的毛料翻个身子固定住,庄睿又开始擦石,对于别人而言,擦石要谨小慎微,擦多深,擦多厚,从哪里擦起,都是很有讲究的,但是到了庄睿这里,根本就不看,拿起砂轮机直接在毛料上打磨起来,看得众人摇头不已,这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这块毛料皮层下面的翡翠都很浅,不过三五分钟,庄睿就擦出巴掌大的一个小门,晶莹剔透散发着绿色幽光的翡翠,顿时呈现在众人眼前。
  “涨了,大涨啊,鞭炮,鞭炮呢?”杨浩激动地喊了起来,连忙分开众人,跑回棚子里又拿出一串鞭炮来,挂到棚子一角,对庄睿说道:“庄兄,你这运气,啧啧,没说的,看这样子,回头我还得再准备几串鞭炮。”
  赌涨放鞭炮,必须是毛料大涨,不是说擦出绿来就放鞭炮的,像庄睿这块毛料,前后天窗都出绿了,并且种水颜色相差无几,很有可能是一块整料,如此一来,原本价值五百万的毛料,现在的价格就很难估算了。
  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赌石会场又喧闹起来,今天上午解石的人不少,但是只听到五次鞭炮声,也就是说,一上午只有五块毛料赌涨了,几百个摊位,杨浩这里就赌涨了两次,他能不高兴嘛。
 “杨兄弟,只能说你这摊位风水好,连赌连涨,嘿嘿,我这是傻小子睡冷炕,全凭火气旺,这块毛料,恐怕够我下半辈子吃的了。”庄睿说话时,眼睛不住瞄向许振东,声音也放大了一些,相信这些话,许氏叔侄都听在耳朵里了吧。
  许伟闻言,面色很是不忿,张嘴正要说话,被许振东拉住了,广东人很迷信运气,在许振东看来,庄睿这会儿运气正旺,如果和他对着来,自己肯定会吃亏。
  庄睿这个毛料主人,反而被众多玉器商人挤到一边去了,他也乐得休息一会儿。
  “喂,庄睿,你是不是在八十三号摊位解石呢?我在外面看着那人像你。”正喝水擦汗时,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庄睿接起来一听,是宋军打过来的,他刚才一直和彭师傅在看暗标的毛料,赶过来有点晚。
  “是啊,宋哥,我把咱们那天掏宅子买的毛料解开了,大涨啊,你快进来看看。”庄睿装出一副兴奋的口吻说道。
  “我今天是猪油蒙了心了,怎么就不拉着你小子一起转悠啊。”宋军此时心中大悔,明知道庄睿带着活佛赐的天珠手链,手气好到发烫,自己还甩开他去选毛料,挂上电话,宋军和彭师傅拼了命地往人群里挤去。
  “庄睿,回头你小子要去帮我挑块毛料啊,真要去搞副老天珠了。”宋军刚挤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和马胖子一样。
  “那位小兄弟呢?这块毛料我出一千两百万,你看怎么样?”没等庄睿回话,那个韩老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还四处找着庄睿。
  “一千两百万?”宋军的眼睛都瞪圆了,原本以为庄睿说赌套别墅出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一千三百万,我出一千三百万。”
  “一千三百五十万,小兄弟考虑下啊。”

        责任编辑 郑若愚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