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魂之歌 12
2013-12-24 09:59:53 作者:
字号:   打印

  □竹林 著

  一个科学家的遭遇
  刘强和玉哨下去后才知道,刘进不久前为了替麻风病人开辟出一条生命通道,在排雷时不幸遇难了。刘强决定继续刘进的工作。他在坝子西坡上拉了一根绳子,绳子外面的树林里是雷区。他不允许麻风病人跨越绳子一步,自己则每天到林子里去排雷。刚才,他从林子里回来取一件工具,正好给巫师解了围。刘强来不及与巫师多啰嗦,就又要匆匆赶回去——刚挖开的一颗地雷正在拆引信呢。
  这时,一群麻风病人把刘强进入雷区的路堵死了:“刘老师,求求你不要再去了。”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说。刘强故作轻松:“大鼻子老伯,我不会有事的。”这老伯没有鼻子。这里的麻风病人全都忘了自己的真名,只拿自己病残的肢体开涮。“前面的刘老师也说不会有事的,可是他……你看看这个坑啊!”一个女人的声音,苍凉而无奈,她缺了一条腿,大家叫她长脚。这个坑,现在就在刘强的脚边。这是刘进遇难的地方。
  刘强知道大家担心他的安危,就道:“你们大家都清楚,只有开出一条路,我们大家才能有活路。”但站着的麻风病人仍然纹丝不动。“我的傣语不好,你们听不懂?”刘强无奈地问。“懂,懂!”大家齐声喊,“我们知道您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所以我们要你活着啊!我们已经失去一个好人了,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你和玉哨姑娘是我们心中的菩萨,没有你们,我们就没有信心再熬下去了啊……”说着,人们全都跪了下去。刘强忙说:“大家不要这样。我在大学里受过军训,学过排雷,我出事的可能性很小……”“不,不!”那个没鼻子的老头狂叫着打断了刘强,“很小的可能也不可以发生!我们的命贱,我们的命不值得拿你珍贵的命来换。”稍一停顿,他突然叫道,“来呀,有病的兄弟姐妹们,反正我们都活不长活不好了,用我们的身体冲一条路出来吧。我——先上啦!”老头一跃而起——
  巫师看着这一切,心被震撼了。他从斜刺里窜出去,一把抱住了这个刚才狠揍过他的老头儿:“大叔不要冲了。大家再耐心等待一下,或许我能想出比较安全的排雷办法。让我和刘老师好好商量一下吧。”刘强不相信巫师,但他总算给自己解了眼前的围,就带他来到他和麻风病人居住的茅草屋里。在草铺上坐下来,刘强便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巫师没有正面回答刘强的问题,只是将身子半靠在墙壁上,从胸腔里往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哎!年轻人,我在山上做了很对不起你的事。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我想请你听听我的故事。不管刘强愿意不愿意,巫师竟顾自说了下去——
  “我叫刘仁祥,本是一个研究激光的科学家。在中国一个国家级的科研单位里,我异想天开提出了一个课题——研究X光激光。你知道,光的X波段波长最短,能量最大,而激光则又能爆发出更大的能量。如能成功,则将是光学领域里一场巨大的革命。然而,大家正热衷于‘文化大革命’,我的研究成了资产阶级白专道路和疯子行为。我真像疯子一样坚持了四年,虽然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却获得了初步成功。哪承想,我的成果却被别人剽窃了去,我投诉无门,将写成的论文寄到了国外;结果我成了‘叛国’分子遭通缉。我逃到云南边境,昏死在一处丛林里,一位善心的老祜巴救了我,从此,我在他的庙里当了和尚。”“和尚怎么又变成了巫师?”刘强问。
  巫师继续道:“那里也在搞‘文革’。其他和尚都还俗了,老祜巴原是西藏过来的喇嘛,年纪大没处去,为了让我能与他一起留在庙里,将我的名字‘刘仁祥’改成了‘刀二羊’。老祜巴又教我一些医术,我们为当地的人看看病,因此也还比较受傣族人的尊重。有一天,老祜巴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的秘密:二战时他曾为盟国打入纳粹赴西藏的考察团,寻找沙姆巴拉洞穴——传说中的地球轴心。考察虽然没有结果,但他却积累了不少资料,认为沙姆巴拉应该在西藏的东南方向。不久前,有行脚僧告诉他,在缅西与印度交界处的深山峡谷里,每日清晨有奇异的绿光射出。这就勾起了他的注意。但他已年迈,因此想要我去一探究竟。我本是光学家,立刻技痒难忍,略作准备就出发了。我跋山涉水,经过一个多月的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了那绿光的出处;而你也真的替我取到了那发光的宝贝!”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