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感谢生命的美意 27
2013-12-24 09:59:53 作者:
字号:   打印

  ○廖智


  27.我成了队长
  我们就只剩下四个人了:我、我妈、潘倩倩和她的弟弟。三个女的,一个小男孩。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们没有车,也没有那么多人了。当时想到的就是借助微博。我在微博上说,希望能够和来灾区的志愿者一起协作,最好是有车的,我们可以一起帮忙给灾民搭帐篷。
  胖哥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当时我看到微博里有很多人留言,其中有一个人说,我每年都会做很多户外的活动,我有车,我可以帮助你们。我觉得这个人应该不错,就给他打了电话。这个人就是胖哥,他接到电话的时候觉得很意外,因为他没想到真的能够联系上我。可联系上之后,他又开始有些犹豫了,他说他的家人不一定能同意他来。我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感谢了他,并没有勉强。
  我以为这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一个陌生电话吵醒了。那时候才六七点钟,我接起电话,就听见胖哥说他到雅安了。这下轮到我觉得意外了。
  后来才知道,胖哥当时挂上电话,就跟家人争取要来雅安的事,家人都不同意,觉得胖哥都四五十岁了,儿子马上要考大学了,他还独自跑来灾区,他们都不放心。胖哥还是很坚持,他说,要是一般人叫他去,他可能也就算了,可这是廖智啊,廖智两条腿都没有了,还去灾区帮忙,人家都能做到,还那么信任自己,他不能不去。话虽这么说,胖哥的家人还是不放他走。于是到了深夜两点,胖哥趁家人都睡着了,就偷偷开着车溜了出来。到了中午才给家人打电话,说自己到雅安了,叫家人不要担心。
  跟我们碰头的时候,胖哥看着我,很是惊讶。在他的想象中,我该是个很坚强很魁梧的中年妇女,虎背熊腰,在废墟上挥汗如雨。没想到我完全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个子也很小。我们聊天的这二十几分钟里,他的眼睛一直盯在我身上,又是惊讶又是好奇,简直不敢相信我就是廖智。
  胖哥到了之后,车子有了,队伍壮大了。一瞬间,我成了队长。胖哥、倩倩、她弟弟、我妈妈,忽然间,所有人都指望着我来拿主意,这件事情要怎么做,那件事情又该如何,我们下一步去哪里……所有问题,都要由我来决定。我突然发现当好队长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之前当小跟班的时候,我觉得挺好的,我做事可以像个小女生一样,非常柔和。但从这一天开始,我就必须变得刚强起来,整个人说话的音调都变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三天我说话都是慢声细语的,从24日开始,我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十几分贝。
  24日,正是我们抵达沙坝村的日子。到了现场,村支书和其他村干部都在。我心里很紧张,几百双眼睛看着我,而且大部分都还是中老年人。那个村庄的年轻人基本在外面,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那些老年人话很多,叽叽喳喳,所以我一定要有魄力,声音要很大,表情要很严肃。
  所以我一到现场就大声说:“你们不要说话了,听我说!如果你们要说话,我就不说了。”那些村民和村支书全被我震住了,现场一片安静,大家都等我发话。
  之前大家提意见,让我们把彩条布直接发给他们,他们自己去搭帐篷就好了。我说每个人只顾自己就太自私了,身强体壮的还能搭帐篷,那些老人孩子怎么办,所有人必须集中起来,互相帮忙。我说现在大家就找一块空地,分成几组,请村干部来帮忙分配,把年迈的和年轻的分在一个组,互相照应一下。
  说完我就问他们,你们有多少人,需要分多少?村民说,给我们每人一匹吧!
  我说那不行,一匹布是五十米,每人一匹太浪费了。因为不只是你们村有需要,别的村也有需要。我们把你们需要的东西放下,分配完了马上就走。你们最好搭大的帐篷,三四户人家用一个,可以节约资源。
  就这样,我说完之后,全场非常安静。其实那些年纪大的人,他们考虑得很实际,完全听得明白。现场有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开始一直在自说自话,完全停不下来。我说着说着,他越来越安静,最后跑过来拍我的背,说:“好!很好!小伙子很好!”我乐了,说我是姑娘,他就改口说:“嗯,小姑娘很好!”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