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魂之歌 13
2013-12-25 11:06:34 作者:
字号:   打印

  □竹林 著
  擎着绿光上路
  巫师的一番自我介绍,让刘强有些同情他了:“唉,如果你说的是真话,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啊!”见刘强这么说,巫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为了得到宝贝,我设计陷害你,差一点要了你的命,我……对不起你!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相信,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真的——老祜巴曾对我说,你是科学家,可你只能算半个人,因为你只懂了做人的一半道理。科学只是让我们搞清楚眼前种种物质现象。可人不能只顾眼前,人活着还需要信念,这就是宗教。如果说科学能让人活得更好更舒服的话,那么宗教则让人明确活着的意义。所以爱因斯坦说:‘科学没有宗教是瘸子,宗教没有科学是瞎子。’”巫师继续滔滔不绝,“可是,我辜负了老祜巴的教导,一心只想着他的资料里说,如果在沙姆巴拉找到了开启地球轴心的魔石,进入了它的场能系统,人类文明将有一个特大的飞跃。现在果然在这个方向找到了宝贝,我觉得它很可能就是这块魔石,携有外太空的神秘信息和能量……我就又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要解读它!”
  刘强怕他扯得太远,一把将他拉起,单刀直入:“说说你排雷的想法吧。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排雷,雷排不掉,谁都不能活着出去!”“老鼠。”巫师终于回过神来,“老鼠喜欢炸药。”刘强也来了兴趣:“那么,怎样叫老鼠排雷呢?”巫师想出了一招——他和刘强一同去捉了几只大老鼠,把它们饿了两天,然后用根长长的细线拴住,将它们放到了雷区。它们竟真的在一些地方扒了起来;所扒之处下面真的有地雷。一次次小心翼翼的引爆,他们苦干了一个多月,终于扫清了一条通道,能走出这个牢笼般的麻风村了。
  巫师和刘强分道扬镳的那天,刘强爽快地将那宝贝交给了他。为了报答,巫师也郑重其事地把包裹宝贝的黑绸布取下,用它包了自己的“天梯”,送给了刘强;而宝贝,则小心地用另一块红绸布包好了。但刘强对那玩意并不在意,也不想去装神弄鬼糊弄人,就将它留在了大鼻子大叔那里,而自己则带着玉哨为麻风病人采药去了。巫师怀揣刘强给他的宝贝,仿佛听到了来自宇宙深处的召唤。他的心灵好像受到了强烈的撞击,一下又一下,不可思议也无法表达。也在这一刻,巫师化蛹成蝶,变回了刀二羊。
  他沿着一条名叫呜肓江的河谷走了一夜,来到一个河湾处。他知道从这儿往东有一条小道直达摩拱,从摩拱乘火车到密支那,然后就可以由密支那返回大陆的芒果寨。他和老祜巴栖身的庙宇就在那里。黎明前,群山被深沉的黑暗挟裹,只有尚未下山的月亮,撒下幽微的光。走在那蛮荒小道上,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升起,刀二羊本能地一转身离开小路,钻进了路边的密林里。从树丛的缝隙朝路上望去,他看见负载着沉重驮架的骡马,正一匹接一匹地从他走过的小路上走来。这么多马、这样的重负走来时,只有轻微的沙沙声,显然马蹄被包上了垫;马颈上都挂着的脖铃,也被碎布塞住了。刀二羊明白了,这是马帮。一队马匹过后,后面是几个背长枪的赶马人。他们个个都穿着长筒雨靴,还戴着帽子,把帽檐压得低低的,闷闷地走着,好像是童话里的影子人。不知过了多少匹马,也不知过了多少人。刀二羊只记得最后一匹马上骑着的人,看上去特别彪悍,他戴的鸭舌帽帽檐又长又扁,有棱有角的方脸盘上长着个鹰钩鼻,抿紧着薄嘴唇。
  像做梦一样,刀二羊呆呆地在林子里看着马帮的队伍远去。没在意间,曙光就在起伏的远山峰峦间出现了。他心有所动,觉得山青人峡谷里的绿光,应该是阳光从某一个角度照在宝贝上发出的。想到这一点,刀二羊就激情难抑。他马上取出宝贝,捧着它对着阳光变换着角度。突然间,奇迹真的出现了:一道绿光喷薄而出,直抵那峥嵘叠翠的群山之巅。它所经之处,无论是山峦、树木或道路,一切都被这神奇的绿光浸透,处处都浮现出快乐的生命气息;而他,则是擎着绿光的人!这一刻,在这座山坡的前面,刚才那支马队,也看见了绿光,也被这绿光所迷,一个个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绿光在持续了数十秒后倏然熄灭。刀二羊收好宝贝,又走了一整天的路,终于赶到了摩拱,然后搭火车来到密支那。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