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魂之歌 16
2013-12-28 11:04:31 作者:
字号:   打印

  □竹林 著

  .混过哨卡
  刀二羊伸手朝前面隐约可见的一片竹林指了指:“向左走,进那片竹林!”
  马车“丁零丁零”地穿过了竹林,抬眼就是一座村寨。刚到寨口,就有哨兵拦住了他们。刀二羊道:“我找你们宫连长。”哨兵一听,就带着他们穿过村寨,来到一条小河边。刀二羊一眼就看出,这便是中缅间的那条界河了。宫连长正带着几名战士在河边用手榴弹炸鱼呢。宫连长一见刀二羊,十分亲热:“刀哥,贵客呀!”刀二羊笑着说:“我到这边有公事,路过这里来看看你,还有事要赶回去呢。”一转脸,“哟,白连长也在?”
  白连长正是对面自己边防队的连长,他在游击队里兼做顾问。白连长一见刀二羊,就说:“真是巧了,我也要回去。我们一起走吧。”就这样,白连长也坐上马车。在他的带领下,马车丁零丁零地向界河上的竹桥走去。这时,刀二羊不失时机地对白连长说:“我这次去密支那买了点西药,顺便给寨里的妇女小孩带了一些胭脂、香粉、糖果等东西,不知道哨卡上会不会当作‘四旧’给没收了?”白连长一听就说:“没事。”
  哨卡的哨兵见是他们的白连长亲自带着马车过来,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一行人便通过了,连艾蛟的通行证也没看。白连长与刀二羊告别后,刀二羊熟门熟路,马车走不多久,芒果寨就到了。马车在寨口的一家小杂货店前停下,一位长相憨厚的中年傣族男子从店里跑出来,他一见刀二羊,就亲热地招呼:“刀医生,你也一道来了?”
  艾蛟大为惊讶,瞪着那中年男子:“岩龙,你们认识?”岩龙笑了:“他是我们寨的大医师啊!”艾蛟连连说:“噢,刀医师,失敬失敬!”说着指挥岩龙和车夫把带来的货搬到柜台后面的一个房间里。
  这时,从竹楼上走下一个年轻少妇,脸颊红红的,未开口尚有几分羞涩:“刀医师,艾蛟大哥,你们坐。让岩龙先给你们烤茶喝,我去做饭。”少妇是岩龙的妻子依拉娟。说罢她就顾自忙碌去了。岩龙则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截青青的嫩竹筒。他往竹筒里装上茶叶,一层层压紧了,便将竹筒放在火塘边烤,直烤得竹筒外面那层鲜嫩的青绿褪尽,转而泛出一片焦黄色时,才把里面的茶叶倒出来。这时茶叶也成黄黄的一坨了。他把那沱茶掰开,分别放在三个洗净的白瓷碗里,冲上沸水,又等了片刻,这才说:“刀医师,艾蛟大哥,你们请!”
  艾蛟捧起碗,迫不及待地抿了一口:“真香啊,一路上我都在盼岩龙兄弟的竹筒香茶呢!”说实话,这样的烤茶刀二羊也从未见识过。可他却装出一副品茶高手的样子赞叹道:“唔,这茶烤得地道,茶的醇香加上嫩竹的清香,喝一口,一夜的疲劳都没了。不过——”他顿了顿,目光转到了艾蛟身上:“不过这烤茶我是经常能喝的,艾蛟老弟的唿噜烟,只怕是过了今天就难得吸着了。”
  “什么好东西,你喜欢,我连那水烟筒都送给你好了。”艾蛟喝着香茶,心情很好。“那怎么好意思,君子不夺人之美。”刀二羊作谦谦君子状,“我只要现在再抽一袋过过瘾就行啦!”“刀医师上瘾啦!”艾蛟开心地大笑。水烟筒还在马车上,艾蛟命赶车老缅去取。刀二羊见状,忙说:“让老爹歇着,我自己去取。”说着,刀二羊走出去,爬上马车,取下水烟筒,正要往里面掏,扭头一看,见那车夫老缅也跟来了。老缅说:“那支猎枪的旁边有一包唿噜烟,艾蛟大哥说也要送给你的。”
  刀二羊听说,上去伸手取下那包唿噜烟,发觉很沉,一摸就知道了,里面装的不是烟,而是钱。他赶紧又拿起水烟筒,和老缅一起回到了岩龙家。
  依拉娟真是能干,转眼间,饭菜已经摆满了一桌。她自己也换了衣服,白色紧身上衣配一条蓝底白花的长筒裙,把少妇略显丰腴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她殷殷地为各人倒满了米酒,一个劲劝大家吃菜。
  酒过几杯,刀二羊说要上厕所,就手里抱着艾蛟的水烟筒,边走边吸,走过柜台后面的那个房间,一低头,迅速闪了进去,从水烟筒里掏出了他的宝贝,装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略一迟疑,又用那块包宝贝的红绸布,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包起,塞到艾蛟的货包里去了。
  艾蛟装做什么也没看见。酒足饭饱之后分手时,刀二羊把水烟筒还给了艾蛟。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