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感谢生命的美意 31
2013-12-28 11:04:31 作者:
字号:   打印

  ○廖智

  31.她要一直陪着我
  但到了我妈回来的前一天,因为治疗计划的变动,我马上就要转院去重庆了。没有办法,我只能再给我妈打电话解释,这次也瞒不住了,我就说其实我也受了伤,但是你别着急,没有大事儿,就是稍微重一点点的伤,你听我的声音也听得出来肯定没大碍了。我妈就连忙问是什么伤,我说你来了就知道了,不用太担心,你就慢慢上路。
  之所以这么一直半遮半掩地不对我妈说实话,是因为我妈的性格跟我爸完全不一样,她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一遇到事情很容易激动。当时,我们最担心的是她在路上出意外。因为地震之后的那段时间,很多人因为在路上等不及就从车上跑下来,出了很多很多的车祸。所以,我反复告诉我妈不要急,慢慢往医院赶就好。
  于是,我妈就没有回德阳,她都没有看到灾区是什么样,就赶到了重庆。她到的那一天很不巧,刚好遇上我换药。
  换药是我最害怕的时候,平时都是我的朋友抱着我,我把脸埋在她的胸前不敢看。可那天我的朋友下楼接我妈,接了半小时都没有回来。有个护士跑过来说,不知道电梯口哪家子出什么事儿了,两个女人在那里哭得哇哇的。我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我妈,我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换药的来了,我心想,怎么这么不巧,但也只能开始换药。我刚开始换药没多久,我妈就进来了。我当时特别想让我妈放松一些,想让她感觉这不是一件严重的事,所以我就尽可能轻松地看着伤口,让护士换药。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换药的过程,我很想表现出我不疼,但其实就是很疼。我努力想挤出笑容,可我又紧张又疼,我笑的时候,嘴角就开始抖,一直抖。我妈也跟着笑了一下,笑得很不自然,然后她的鼻子就红了,眼圈也红了,转头就跑了出去。
  我知道,妈妈肯定是出去哭了,我在病房里也跟着哭起来,然后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来。正巧之前那个护士又走过来,看到我妈才惊讶地说,原来刚刚在那里哭的,是廖智的妈妈啊。她在电梯口经过了四五回,每次都看到我妈和我朋友在那儿抱着哭。我朋友也和我爸一样,之前就一直跟我妈说,廖智很坚强,很努力在养伤,阿姨你进去之后别哭,别让她难过。就这么说着说着,她们俩就哭起来了,一直在外面哭够了才进来。
  我妈妈来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慢慢放松下来了。因为我的状态一直是比较稳定的,不会是这一秒还跟你说笑,下一秒就又哭又难过。我一直跟大家聊天,讲笑话,去看看其他房间的病人,经常出去散散心,所以陪伴我的很多人都会放松下来、轻松下来。我妈妈也是这样。
  妈妈来了以后,我就跟她开玩笑,我说妈,一年不见,你都长这么胖了,都胖得像棒棒娃(棒棒娃是我们当地的一种牛肉干包装上的一个胖乎乎的形象)啦。我妈就半嗔半笑地跟着乐。但等到我们出院的时候,我妈妈整整瘦了十斤。这十斤都是累瘦的,她抱我上下床,帮助我大小便,帮我洗澡……我在她的面前,就好像又重新从婴儿开始活了一遍。
  我妈其实已经做好了打算,想一直陪在我身边。但我是个不安分的人,我一直想要独立生活。为了这件事,我们俩也发生过很大的分歧。
  地震第二年,我打算去做一个艺术团的团长。我想自己一个人去,可我妈不同意,最终我还是一个人去了。因为这件事,我妈妈整整两个月都没理我,不跟我说一句话。那段时间,她其实很想知道我的情况,但她忍着不问我,她曾偷偷给我们团里的人打电话,问完我的情况之后又赶紧叮嘱他们别告诉我。
  有一次,我带了两个朋友一起回家去,给我爸买了一部手机,给我妈买了一些衣服。可我妈没理我,就跟我的朋友说,你问问廖智,她今晚要吃什么菜,她爸爸好去买。当时我就坐在那儿,我朋友就很茫然,问我,你妈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我就说,嗯,你告诉她,我随便吃什么都可以。
  那时候,我们两个人就真的跟小孩子一样在赌气。其实,我只是想要独立一些,但我妈的想法就是,她要一直守护在我身边,她要一直陪着我。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