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魂之歌 17
2013-12-29 11:51:17 作者:
字号:   打印

  □竹林 著

  岩龙被害
  刀二羊回来已经好几天了。这天夜里,他闭上眼刚迷糊过去,就被一阵呼喊惊醒:“刀医师,刀医师!”他披衣出门,见依拉娟一脸焦灼地站在门口:“我家岩龙今天一大早就到县里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刀二羊听白连长说过,岩龙是我方的一名情报员,境外有人送了情报来,放在他的小店里,有关部门会派人来取。所以听说岩龙去县里了,刀二羊并不在意:“你家岩龙一定有事耽搁了,不用着急。”
  可依拉娟劈头就问:“那天你和艾蛟在我家留下的是什么货?”
  刀二羊一惊,那天艾蛟留下的那些货里有毒品。这事他自然不能说:“我只是搭他的顺风车,哪知道。”
  依拉娟说:“有一包货,艾蛟对岩龙说取货的人会给你一个镶金的玉佛挂件,你接下那挂件就把货给他好了。前天中午,果然有个女人拿着一块镶金玉佛挂件来换走了那包东西。我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包东西要用这么贵重的挂件来换?就问岩龙那是什么东西?他说上面有纪律,不管传递什么,都不可以打开看的。可想不到昨天半夜,突然来了几个蒙面人,把我和岩龙都绑了起来。他们说有一块山青人的宝贝在这里,要我们交出来。可我们哪有啊,只有那一块镶金玉佛挂件,可蒙面人看了一眼就扔掉了。他们一个劲在店里乱翻,最后找出一块红绸布包着的石头,就硬说我们把那宝贝掉了包。他们一直翻腾到天快亮了,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刀二羊听得心惊肉跳。当时他把石头放进货包是为了迷惑艾蛟。现在艾蛟果然派人来找了。看来他早已心中有数。这头狐狸已盯上自己了,可惜还拖累了岩龙一家。尽管心明似镜,嘴上只是问依拉娟:“歹徒抢劫,寨里有人知道吗?”
  依拉娟摇摇头:“我们的小店在路口上,离村寨还有一段路,半夜发生的事,寨子里的人不会知道。艾龙觉得他的工作特殊,也不好对寨里人说,就一早到县里找公安去了。可他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看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看依拉娟眼泪汪汪的样子,刀二羊只好耐住性子劝她回了家。一天又一天,丈夫还是杳无音信。万难忍受的依拉娟只好亲自到县里去找。走了一天的山路,依拉娟到达县城时,已是傍晚,但见城里满是揪人、打倒走资派的大标语大字报,街上的人也行色匆匆。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县公安局,那里也在搞“文化大革命”,没人接待,也没人回答她岩龙的去向。正急得六神无主时,她抬眼看见了一个熟人,他到她家来取过几次情报。她急忙追上去:“王同志,我家岩龙到县里来已经好几天了,你看见过没有?”王同志欲言又止:“听说出了点事……”“出什么事了啊?”依拉娟急死了。
  王同志叹口气:“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像我们这样过去为政府做过情报工作的人,都有‘里通外国’和‘叛徒’、‘特务’的嫌疑。”说罢,他又悄悄把依拉娟拉到了一边,“天快黑了,我带你去找家小旅馆住一宿,明天一早快点回家去吧!要是被造反派知道了,连你也会被抓起来的。”依拉娟无奈,只好回了家。
  过了几天,公安局终于派人来了。但他们只取走了那个挂件,说这是贩毒的证据。
  又盼又等了三个月,一天岩龙突然被押回了寨子,关在了寨里一座已废弃的缅寺内。当天晚上,依拉娟被允许与岩龙见了一面。岩龙又黑又瘦,目光呆呆的。依拉娟上去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岩龙紧紧搂着妻子,一个劲摇头叹息:“依拉娟啊,我要当冤死鬼了!”依拉娟哭着说:“天神英帕雅在上,你从来没做过坏事,难道政府会冤枉你?”丈夫也带着哭腔长叹了一声:“依拉娟,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活下去啊!”依拉娟还在挣扎:“不,不会的!你是好人,我不相信,不信……”
  依拉娟不信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县公安局革委会在芒果寨召开了公审大会。大会上拉的大标语是:“打倒里通外国、勾结国外反动势力、贩卖毒品、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岩龙!”岩龙的名字上被打了大红叉。
  会后岩龙就被拉出去枪毙了。岩龙的遗体不允许葬在寨里的公共墓地“龙林”里,依拉娟只能将他埋在被称作“坝消先批”的乱坟堆里。她偷偷地在上面种了一小丛凤尾竹作为标记。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