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测谎大师 29
2014-01-21 10:38:13 作者:
字号:   打印

  □苏殿远 著
  乔家灭门案
  “皇室专供水”的古老大院出了人命,15年了,为侦破这件大案,梁水市投入警力万余人次,人力、物力、财力投入难以数计,仅投入的办案经费就达89.79万元!一次动用百名以上警力的大排查,就进行了11次。
  那是一个红霞满天的早晨。梁水市郊区马槽村的村民们按照往常的习惯,都到乔家大院去挑水。几百年来,马槽的人们之所以天天如此,皆因乔家院子里有一口喝起来甜甜的好井水。相传,康熙皇帝还特意派官员到马槽专取乔家水回京泡御茶,直到道光年间还照汲不误。乔家水几百年成了皇室“专供”。
  乔家也不收一分钱,上自皇帝,下至村民,慷慨供水,还当作自家的一种责任和荣耀,而村民们则对乔家奉为恩人。
  可是,这一天,乔家大院炸锅了!
  那是7月6日,大约清晨6点30分左右,在乔家大院排队等候打水的马家福,点烟时偶然一瞥,瞥见靠院墙的那个牲口棚里,好几头大骡子还在槽头“喷口气”,不由纳闷儿,心想:到这时候了,乔家怎么还没人把骡子牵出去遛遛呢?
  马家福走过去,想看看屋子里有没有人。这一看,愣了!从窗户缝隙中看到一个人脚朝上、脸朝天躺着,脑门上满是血!被子“窝”成一团儿!
  “快来,乔家的人这是怎么啦?”在马家福吆喝声中,几个人很快走过来。一个叫马名骧的小伙子见状愣头愣脑地径直推门进去了。摸了摸,躺着的人鼻子没气儿;看看脑门上的血,像是被什么东西砸的。马名骧于是又拉着几个年轻的到邻屋看,这一看可把人们全都吓傻了,炕上躺的一个一个全是死人!
  梁水市公安局接报后迅即出警。正准备吃早饭的刑侦队长马振华匆匆搁下碗筷通知下边,不到20分钟,七八名刑侦队员飞速赶到乔家大院。
  由于大院挑水村民太多,这个进屋看,那个出屋走,人来人往,等警方赶到时,现场几乎被破坏殆尽,连足迹都提取不出来。
  就在警方皱着眉头无计可施的时候,梁水市公安局足迹专家葛谋成刚刚从外地办案回来,闻讯后连口气儿都没喘,又带着勘查设备风驰电掣驶至现场协助侦破。
  葛谋成系中国最著名的足迹专家马玉林的得意门生,造诣颇深。他不愧是“独门武学”,在现场许多勘查警员没有发现的一隅,他发现了一枚“殊异足迹”。
  对于这枚与众不同的足迹,葛谋成认定它是涉案嫌疑人的:挑水的村民所留的足迹,范围在院门至屋门,集中于院子的中部。而特殊足迹发现于东墙一辆架子车的下面,村民汲水不会到车子周边转悠。另外,在这枚足迹周围,没有再发现其他第二者、第三者足迹。
  这枚特异足迹显示:布底鞋,其人27岁左右,印痕显系一成年男子所留。于是,足迹成了案件最宝贵的一条追查线索。与此同时,在队长马振华亲自率领下,十几名警员也投入了更加细密的勘查。
  乔家大院的当家人乔老爷子只有一个宝贝儿子乔东,现年29岁,死前正张罗着要结婚。警方发现,在这间即将成为洞房的新房里,乔家的独子乔东已由于颅骨破碎、脑浆外溢惨死在炕头上,凄景惨不忍睹。
  乔东是本村电工,其技术和为人都有较好口碑。群众以往和他没有过节儿。乔东床角的一只木箱被撬,查该箱系装钱专用箱,昨天收的几百元电费不翼而飞。工作一向特别认真的刑侦技术人员蔡冠军,从被撬钱箱上发现一枚指纹。但后来发现该指纹残缺不全,已丧失比对价值。
  在三门、两套间的中屋,乔老当家的死得最惨,看上去让人瘆得慌:刚剃光的脑袋被硬器砸扁。其三女儿、四女儿也都是脑部被砸致死。而乔当家的大哥,一个人睡在东头小屋,也未能幸免,同样头部被砸得鲜血淋漓——乔家善良的五口人都死在犯罪人实施的同一残杀方式中!
  此时此刻,一丝不苟的现场勘查人员忍饥挨饿,继续深查细找。他们唯一的“希望点”就是那辆架子车。在那里,不仅被足迹专家葛谋成提取到一枚很有追踪价值的足迹,而且还有其他蹊跷——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