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测谎大师 30
2014-01-22 10:24:16 作者:
字号:   打印

  □苏殿远 著
  六个嫌疑人
  一名民警登上墙头,不禁一惊,因为他发现下面正好放着一架大梯子!梯子下面,就是老张家。警方还发现老张家好几个地方堆着秫秸、柴草及其他杂七乱八的东西,踩着这些东西都能轻易地下到老张家。而从老张家的院门出去,很快就到了大街上。现场,很像一个“串联体”。也正是“串联体”这一特征,使警方在乔、张两家一个特殊的“串联厕所”中,发现了秘密!现场勘查的民警在粪池中找到一只黄色红字塑料袋,袋里装着一把能测电的改锥。上案警员还从屎汤里捞出一根直径约5厘米,长约60厘米的铁管。后经技术人员对上述两件器物进行查验,确认改锥系乔老当家的独子乔东的专用工具。而铁管经“微化处理”,发现上有死者血迹,初步鉴定为杀人凶器。
  上述场景,就是15年前发生在梁山郊区马槽村乔家大院那悲惨的一幕。
  如今,虽时过境迁,但乔家大院那口百年老井依然还在原处,打水的百姓依然从早到晚络绎不绝。武伯欣与他同来的心测专家王克峰接案后,坚持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15年前的杀人现场:院里院外已是荒草萋萋,一片荒凉。在现场,听着警方介绍牲口棚、连通的粪池,以及那屋里死者的详细情况,武伯欣的眼睛有些湿润……
  血案发生后,警方最后认定了六个嫌疑人:其一是吴某及其子。吴某跟乔老当家的基本是同龄人,其子与乔家独子乔东年龄也差不多。吴子曾是村里的唯一电工。这差使挺吃香,谁家拉线、浇地、安装灌井都得求他。可后来不知为什么,乔东顶替了吴子,于是矛盾产生。案发前两家吵过嘴,动过手。吴某及吴子会不会嫉恨在心,血刃乔家?
  其二是村干马会农的儿子马天民,他也曾想“咬”下电工这个肥差。马会农和马天民会不会也因争职而对乔东一家起歹念?
  其三是有偷鸡摸狗前科的马先。那天乔东收电费(240元)就是收了马先的。马先素有偷盗恶习,会不会晚上又想把乔东收他的钱偷回来?至于杀人,有可能是他被发现而陡起杀机……
  其四是乔老当家的老邻居袁某。他们两家前辈子都不错,时有走动,但到他们这一辈却因宅基地吵得不可开交,经常闹别扭。袁某会不会积小怨而成大恨,想除掉乔家这个眼中钉?
  其五就是乔老当家的老邻居张家。按说警方调查时听村里人都说这两家关系不错,不可能杀老乔,更不可能一杀五六口……但是,矗立在墙头能连通乔家的那架大梯却是个大嫌疑。警方也曾想:如果张家爬梯越墙而入,事后应该把梯子撤掉,或者换个地方呀,怎么会这么傻?傻得连作案工具也忘了撤?……可是,那个梯子确实又不好解释,警方为防疏漏还是把他罗列进嫌疑人名单。
  其六是乔老当家的大女婿黎满诚。这人老实憨厚,别人都认为老实巴交,但是,他也有嫌疑:一是住本村,二是每天后半夜他都要到老丈人那儿喂牲口,具备作案条件、时间,所以尽管他为人诚实敦厚,又是乔老女婿,也把他罗列进去。
  当年很年轻,现已年过半百的步法追踪专家老葛这时也上了案。他对武伯欣说:我从那枚“特殊足迹”分析,以上六名嫌疑人,其大小、长短、质地、型号也很相近。就因为这个,才最后确定了这六名嫌疑人。
  至于缘何不能认定该足迹是否这六名嫌疑人之一所留,老葛的解释是:虽然咱们对足迹大小、尺寸等要件都能对上号,但布鞋底印却都是一样。他说,这里的百姓天天下田干农活,怕出汗,不穿胶鞋,绝大多数都穿这种人工纳的布底鞋。“用它排嫌可以,认定就不行了。”老葛一脸为难的颜色。
  是啊,从数以百计的嫌疑人中最后经反复筛查仅剩下六个,可见这六个嫌疑人都有作案的可能。他们又都是马槽本村人,与乔家非亲即邻,可为什么就查不出真相呢?
  武伯欣迅速分析着,与王克峰交换了一下看法。他们要求警方眼下就从这六个人身上追下去,谈谈为什么这六个人最后都成了“空对空”,15年没有个结论?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