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测谎大师 31
2014-01-23 09:43:23 作者:
字号:   打印

  □苏殿远 著
  天大疏漏
  武伯欣翻阅了收审记录十余分钟,就发现了15年前的一个天大疏漏!原来,六个嫌疑人当中有五个人,都曾先后被收审过几次,但是有一个人直到今天也没被收审过。
  这个人就是乔老当家的大女婿黎满诚,而他是缘何躲过一次又一次收押的?“归根到底,只有一个原因:黎满诚人很老实”。
  警方说,“摸查中,村里没有一个人说黎满诚会作案。他为人老实厚道,对岳父恭敬,凡乔老当家交代给他的活,他都干得又快又漂亮;过年时打一瓶酒,自己不喝,先屁颠屁颠给老岳父送去……”
  正聊到黎满诚为什么缺少收查收审的根蒂上,公安厅很有些声望的老厅长石老来了。他一声不吭,坐在一个空椅子上,听武伯欣等剖析黎满诚的涉案之谜。
  “老实就不收审,怕不对劲吧!”武伯欣绵里藏针露出“语锋”,“案件没破前,没有不可能的事,也没有不可能的人。”继而,他引证说:“世上没有无本之木,也没有无源之水,查案子也得按顺序求本溯源,一定要遵循科学规律,即一般应该先内后外。对于家庭内部活着的人,要先进行审查,明确排除后,再考虑其他人。因为他老实就排除不审,有点儿犯了兵家之大忌了!”
  石厅长进来半天没吭声,这时开始说了第一句话:“有道理。”
  当时,武伯欣心里顿然大悟,他想:不如现在就测试这个多次疏漏了的黎满诚!话一说出,立即得到另一位专家王克峰的赞同。他说,好!就先测黎满诚吧,看他到底“诚”不“诚”?
  “是啊,不测不知道,一测吓一跳!”石厅长像说顺口溜似的含蓄地说着,问武伯欣,“专家,您看我说的是不是?”
  武伯欣顺势分析道:“确实是必须测了才知道。但是,从作案人犯罪心理看,好像杀乔老当家的不是一种预谋,不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从动机上看,没有大抢大劫等大情节,所以不像是积怨已久,或者世仇大恨,而是由某事引起的一时冲动,抄起家伙就打上了,一打就收不住,打了这个打那个!所谓杀红了眼吧!”
  随后,武伯欣又翻着现场拍摄的一张张照片,问:“勘查、分析中,你们查出作案人是闯进哪间屋?捋出当时的作案轨迹了吗?”
  “不好说了。”五年前的一次“严打”中,接案复查的民警艾福瑞回答说,“当年主查这个案子的老领导去年10月就去世了。给我的印象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为了提前拟出心测黎满诚的“腹稿”,武伯欣认为作案人行动知觉中的路线感应是比较明晰的,所以这个问题不能不尽快落实。于是,武伯欣又一张张翻阅、审视、琢磨那些颜色已经晦暗的照片,以及那一页页发黄的现场记录,寻找“起始题”。
  片刻,他觉得这道有关作案人行动知觉路线的心理测试题还不算没有切入点:首先,乔家是一大排平房,受害人都睡得死沉死沉的,既没受惊动,也没有反抗——不管其先进哪一个房间,受害过程都基本相同。其次,几个受害人枕的都是见棱见角的木棱子。这样,大铁管砸下去,硬碰硬,受害者立死无疑!
  但是,从另一个测试角度看,武伯欣又认为这是一组很好的情景测试题的内容:从方位知觉切入,作案人先进哪个屋,先杀谁,再进哪个屋,杀的又是谁,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反之,没有作这案的人,肯定不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伯欣的设想初步确定,拟题角度也基本确立,但他还是非常谦虚地把个人的思路及其他有关设想都向警方细细讲了一遍,让在座的新、老警员畅言所见所想,看看有没有遗漏,有没有补充,有没有新设想、新建议、新观点。
  大家无语。
  武伯欣说:“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和助手们研究心测问题。在这期间,大家如果又想起什么新情况,马上过来,打电话说不清,半夜里砸门也欢迎!”
  大伙儿出门都小声议论:凭这个谦虚劲儿,就像个伟大的人物啊!
  是啊,接触过武伯欣的官员、警察、百姓,没有一个不说这个老专家满腹韬略,却沉如静石,稳若泰山!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现阶段极具经济增值潜力的新一线湖区。 健康宜居 湖居引领生态价值高地 淄博人的湖居情结,还来源于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