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小城人事之牙医
2016-01-11 09:37:33 作者: 郭明晓
字号:   打印

  小城里有一种看牙镶牙的营生很是让人生奇。住在小城,时间久了会经常遇见几个牙医。有一对牙医夫妇,想起来心里就满满景仰。
  早年,家里老人有牙病,就有了进镶牙馆的机会。紧邻魁星楼的镶牙馆,让人想起来旧时候的照相馆,陌生,好奇。早年时,小城魁星楼北十几米处有一个国营照相馆,悄然走进去,探头探脑,这一拐一间那一拐又一间内房,进不去,就更充满好奇,里边很神秘。只可惜,自己知道要美要留下美的时候,有着巨大魅力和神秘感的照相馆关闭了,美轮美奂的摄影婚纱楼雨后春笋冒尖了。大概也是那时,隔着老照相馆不远处,魁星楼西南也就十米左右有了神奇的镶牙馆。牙医是夫妇,八十年代医科大学的学生,自己开起了镶牙馆。这很让人惊讶,那年代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很是让人羡慕,医生,更是好职业,羡慕嫉妒不已的人无数。
  牙医夫妇配合默契,看牙的流程按部就班。不感觉这一家人是在做生意,而是神圣的职业。早晨八点整点开门,开门前早有牙病者排了一溜等着了。有第一次来看的,也有早来过几次预约而来,人很多,要排号。开了门,男主人带着口罩穿着医服笑着迎进去,也不大说话,多是示意大家坐好,安静等候。这时女主人迈着优雅的步子,从镶牙馆里屋走出来环视一下,径直走进她自己的工作台,拿起模具造牙。两个人分工清晰,男主人看牙病制牙病,上药,点药,修补,偶尔也拔牙。在看牙人背后有一个隔断后边是看牙拔牙所用药品,有一个中年妇女坐在药柜旁织毛衣,去多少次,她一直就在织毛衣,偶尔怀疑她只会织毛衣。
  中午,看牙是要停下来的。临近中午,男牙医看一眼还在排号的患者,微笑着说:“看来看不上了,请下午来吧。”女牙医也不抬头,聚精会神造牙。十一点半关门。那些没看上的人渐渐散去,隔得近回家吃饭,隔得远乡下来的人自然也揣着零钱,顺便到处溜达一下,小饭馆或者烧饼煎包铺前凑合着吃了,早早又去等着。一点半,按时开门,温尔雅雅的男医生依旧微笑着开门,迎客。紧跟着高个苗条优雅美丽的女医生打个舒身又做到工作台里继续敲敲打打,台面上摆着一大溜做好的全口牙磨具,有点儿恶心,也有点儿吓人。牙病轻的患者看地快,也有很费功夫的患者,牙医也不急,偶尔抬眼眺望窗外,仰起脸看一眼右侧静默着的魁星楼,摇摇脖颈,等着喊疼的患者镇静下来再继续,看完一位再喊下一位。
  没有一样生意不喧嚣,也没有一样生意和钱有仇。他们和做生意真有不一样。想来想去那该是他们的操守。没有这么优雅得生意人。这以后,镶牙馆也渐多起来,小城里五六处还多。大大的门面上有着很大很夸张的宣传字。“造假牙”,看见造假让人添堵,望而生畏的假货害人,唯有这个假牙可真是造的。每每看到一些新牙馆里的看牙造牙人就想起镶牙馆里那个安静如水的女牙医,白白的面孔,低着头,看不见她笑,很端庄,伸着葱白的手指捏着一个银色牙套,不停歇敲敲打打,高高发髻随着她有节奏得敲打颤颤抖动,划出恍惚优雅的弧线。每次陪着家人去看牙,不是一整个上午,就是一个漫长的下午。时间消磨不再是煎熬,而是随着他们的节奏也变得安静而等待,等待中又分享一些细节故事。他们三个人,几乎不怎么说话,偶尔说几句也是看牙病的人不知所谓。也和顾客偶尔说话,那是男牙医实在累了,偶尔说句笑话,打趣一下,这时候女牙医暖眼看着他。她是为了爱情而来吧?男牙医还是世传牙医,因为职业走在了一起,真是幸运。
  现在造假牙,有了最新的技术。烤瓷牙,种植牙,式样繁多,做假牙的材料也走进世界最先进潮流,有专门订做假牙的大型高科技设备,也有一流的服务机构。好久没去镶牙馆了,女牙医一定还如以前一样静美恬淡,男牙医也一定依旧儒雅洒脱吧。

        责任编辑 孙郅凯
  •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8月7日是农历七月初七,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七夕节。当日,周村区大街街道长安社区举办“岁月无声,真爱永
55年前,淄博建立公共汽车站,只有1条线路、5辆俗称“老天津”的天津大客,噪音大马力小,点火要烧上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