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锦灰堆,半卷残书烟火留痕
2018-09-25 09:13:13 作者: 董振霞 冯艳辉 张丽 杭永
字号:   打印

 


  火烧、撕裂、水渍、虫蛀,一本古旧的破卷残书,静静安置在书案的一卷灰黄色画卷上。画面上,古旧青铜器拓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交错重叠,呈现出一种残损、撕裂、火熏的状态,画面古朴,效果却惊人的美丽。这卷仿若历经了岁月沧桑的古书,如同拼接粘贴在纸上,但手触后才发现,却是一幅完整的手工绘画——锦灰堆。

  古人形容锦灰堆,“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道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这种始于元初传承800余年的特色画种因技术含量高、绘制难度大、耗费时间长,在中国书画界已难觅踪影,几成绝唱。耿玉洲作为新中国建立后“锦灰堆”艺术的第一位传人,现为中国书画界联合会理事、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评委会副主任,一级美术师,作品巡洋海外。他的儿子耿学知目前已接过父亲的衣钵,开始普及锦灰堆艺术。他们都是地道的周村人。在这对父子艺术家的手中,这种千年传承的特殊画种,隐藏在民间的艺术绝唱,如今仍有真迹流传在周村的寻常巷陌里,明艳惊人,熠熠生辉。

  文人废纸篓里的“病态画卷”

 


  “锦灰堆”,又名八破图、拾破图,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等。相传元代初年,湖州画家钱选醉后兴至,偶然作了一幅横卷。卷中所绘,皆为当时下酒物之残余,如蟹螯、莲房、鸡翎之类。友人见之爱不释手,便索求题款。钱选不假思索,挥笔题为“锦灰堆”,这是资料里关于“锦灰堆”的最早来历。采访锦灰堆第四代传人耿学知,他的介绍,更为直观。

  他说,“锦灰堆”起初只是画家成画后对剩余笔墨的几笔游戏,通常是对书房一角的随意勾勒、描绘,比如翻开的字帖,废弃的画稿,参差的秃笔,古旧的书卷等。这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的杂物,层层叠叠挤入画纸,再细笔勾勒,染色成渍,便成为一幅画,看上去像是字纸篓打翻了,于杂乱中描摹出一种古旧美,所以又叫“打翻字纸篓”。这些仿若字纸篓里翻拣出来的杂物,呈现破碎、撕裂、火烧、沾污、破旧不堪的形状,古朴典雅中透出古色古香,有雅气横生、耐人寻味之感,有人称之为“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备受文人雅士的青睐。

  耿学知说,“锦灰堆”创作物均是被水渍、火熏、虫蛀的破卷残书,画家用写实的手法将文人雅士书房常见的杂物残片,以及公文、私札、契约、函件绘入画中,便成了艺术。人们形象地称这种画为“拾破画”。拾来的画,看起来古旧,但却艺术气息浓厚,对纸章、画法、染色、描摹等都有要求,创作手法也难,被中国画坛称为“十三科”之外的杂画。

  这种以“锦灰堆”之名登上大雅之堂的画,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从文人书房走向民间,一页旧书笺、半张残贴,甚至被水渍、火熏、虫蛀的破卷残书、公文、私札、契约、函件等莫不入画。清初,“锦灰堆”艺术发展到了陶瓷和鼻烟壶上,随着陶瓷的大量出口,在日本、新加坡、台湾及东南亚等地都有发现,现美国皮博迪博物馆藏有“锦灰堆”瓷器及鼻烟壶等实物。

  珍稀艺术数百年的风月传承

 


  从传承到名扬海外,锦灰堆一路走来,历经岁月沧桑的同时,也得到了时代的青睐。拾旧和创新,相辅相成,让一幅古旧的民间画卷成了时代的记忆。清末民初,贵州画家姚华在诗文、词、曲、碑、版及古器的考据和音韵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他是采访中记者能了解到的最明确的锦灰堆艺术的传承者之一。后来,姚茫夫先生取“泰山二十九字”残碑做颖拓,也为锦灰堆传承做出了贡献。他的画作曾被鲁迅先生收入《北平笺谱》,并赞为“大盛则师曾、茫夫之时代”。

  锦灰堆的第一代传人刘保筠,字竹斋。1901年生于河北涿州,1951年卒于北京,受姚茫父先生相授。他精于“锦灰堆”,与齐白石、胡佩衡、王梦白、肖谦中、陈半丁等均为画友。刘保筠亲传弟子为宋翼青。耿玉洲1999年拜宋翼青为师学习“锦灰堆”,得到先生真传。近几年,耿玉洲专攻“锦灰堆”的创作技法,在不断学习前人绘画技法的同时,不断研发出自己特有的创作技法。作品早已名扬海外,成为当今收藏爱好者手中的珍品。

  周村巷陌里最后的“锦灰堆” 

       在耿先生位于周村大街的锦灰堆画室里参观,先生兴起拾笔创作,两支细毫,交叉勾勒描摹,细笔刻画出的一幅画,惊艳了众多参观者。他的一幅近作、长达12米的巨幅画卷《锦灰堆图》,包括用小楷撰写的锦灰堆简介、一幅碑拓、一幅青铜器造型拓片,以及两幅完整的“锦灰堆”。两幅“锦灰堆”上,各色古旧字画、青铜器拓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等等交错重叠,栩栩如生。巨幅画卷引来了不少市民的围观,不少人惊叹“以前从来没见过”、“画得跟贴的一样”。

  据说,10年前,北京一家拍卖行曾对耿先生一幅画估价18万元人民币,而从日本回流的两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锦灰堆”名家郑达甫的旧作,价格已达数十万元。

  耿学知说,锦灰堆创作要求绘画者必须多才多艺,要擅书各种字体,精通各种画法,熟知各种碑拓、青铜器造型,能篆刻各种印章等,而且布局奇特,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有中国画的疏密聚散、浓淡干湿,更要相互映衬才能件件逼真,十分费工费时,需采用工笔画法,丝毫不能草率。一幅简单的国画半个小时就可草就,但锦灰堆一般完成一幅作品则至少要2至3个月,复杂的作品甚至需要一年时间,费时久不说,而且染色技艺十分繁杂。

  “你看这张画。”耿学知指着桌上一张尚未完成的锦灰堆说,“这部分字画残片我已经染了4遍颜色,才渲染出古旧的效果。一些透明处理、反字书写、翻卷折叠等都很费琢磨,而整个画面的疏密布局也很费脑筋。正因为锦灰堆难画,所以这个特殊的画种在发展了几百年后逐渐没落,到现在几近绝迹。传到我这一辈已是第四代,而我们也是锦灰堆艺术在中国最后的嫡系传人了。”

  作为一个非主流画种,锦灰堆是画苑里的一枝奇葩。为保护这项传统技艺,耿玉洲在《中国书画界》杂志中刊文介绍锦灰堆的历史渊源,同时成立锦灰堆画法研究小组。耿学知则在周村成立了“锦灰堆”艺术工作室,挖掘和整理历史资料,同时广收门徒传授技艺。耿先生代表周村“锦灰堆”,更曾远赴美国和塞尔维亚讲学展览。

  2013年3月,锦灰堆进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正在积极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耿学知说:“这是传承了近千年的传统技艺,凝聚着无数老一辈艺术家们的心血,不能让它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湮灭。”
 

  隐藏在周村古街巷里的锦灰堆,历经近千年岁月,传承了文化,惊艳了时光。 (文/图 记者董振霞 冯艳辉 张丽 通讯员杭永)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初冬时节,频频吹来冷空气,草木摇落露为霜。地上厚厚的落叶,带来苍凉的同时,也给人美的视觉享受。图为
说起旗袍,大部分人心目中都会呈现出一幅绝代风华、遗世独立,隐隐绰绰引人遐想的东方古典美人图。民国时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