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盘一方惊艳 扣一丝心弦
2018-11-20 08:58:27 作者: 相国旗
字号:   打印

  张爱玲曾经说过:“就是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旗袍,在光阴里摇曳了上百年,早已经染上了岁月的风骨,它被誉为中华服饰文化的代表。旗袍之美,点睛之笔在盘扣。这种结合盘、缝、包、缠等多种工艺,融合配色、拼接等多种技巧于一身的小小扣子,是旗袍及中式服装上不可忽视的装饰元素,于细微处体现着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我国古代用长长的衣带来束缚宽松的衣服,元朝以后,渐渐用盘扣来连接衣襟,用布条盘织成各种花样,称为盘花。自古以来,“绳结”寓意着吉祥,带给人美好的希望。作为张店区第七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淄博盘扣的代表性传承人武桂云师从祖母,半个世纪里与盘扣日日相伴,盘一方惊艳,扣一丝心弦。

  一盘一扣,美,不过在方寸之间。

  一盘一扣 最考验功夫的手艺


  在宋朝以前,要使衣服合体保暖而不散落,通常使用系带的方式,随着丝绸之路的繁荣,游牧民族的盘扣流传到中原,随后盘扣被大量运用到古代服装中。唐代出土的一件儿童夹袄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织物对扣,也称盘扣。元明以后,用布条盘织成各种花样,称为盘花。盘花的题材都选取具有浓郁民族情趣和吉祥意义的图案。清初,盘扣在袍、褂、衫、裤中广泛使用,中式盘扣达到发展的顶峰。在民国时期形形色色的传统旗袍中,衣襟上的盘扣常常起到画龙点睛般的传神作用。

  在武桂云的家里,卧室的阳台就是她的制作间,一台缝纫机上摆满了各种布料以及制作盘扣所需的工具,在一旁的橱柜里,都是她最近制作的一些造型别致的盘扣。“岁数大了,眼睛看东西模糊,盘扣做得也不多了。最近我给自己做了几件衣服,上面的扣子都是我自己做的盘扣。”说着,武桂云从衣柜里拿出两件她自己裁剪、制作的衣服,一件长款棉袄和一件小碎花的立领薄上衣。看似普通的衣服,因为有了一枚精致的盘扣,而变得古雅。

  一根一尺长的盘条,在武桂云的手里捏、折、穿、拉盘扣起源于绳结,它是东方神韵的缩影,也寓意着含而不露的花样年华。在记者的要求下,武桂云边讲解边展示,用盘、缝、包、缠的技巧将丝线来回穿引、拉实,形成,一颗颗明丽鲜艳、造型别致的菊花扣就慢慢呈现眼前。“这个考验的就是手上功夫,不用机器,一针一线、一盘一扣全部由手工完成。”武桂云说。

  “这是一字扣,这是菊花扣,这个是琵琶扣”面对形状不一但都精美别致的盘扣,武桂云如数家珍。那些精致的小盘扣,像夏天原野上翩飞的蝴蝶,如古画上仕女怀抱的琵琶,像两团菊花紧紧簇拥在一起即使是最简单的一字型盘扣,也有多种色,很难想象,没有盘扣的旗袍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一件华丽的旗袍,缺少了盘扣的点缀,这件旗袍无论穿在多么华贵的女子身上,注定会少了几分风韵。

  结缘盘扣五十载 手艺漂洋过海


  55年前,12岁的武桂云搬着小板凳儿坐在奶奶面前,看着奶奶熟练地缝制盘扣,突然她就对这门手艺“上了瘾”。“盘扣看起来简单,可是真正做起来却不容易,首先将布条裁剪并缝制成细长的肠型,再用大头针将缝好的布条反过来。然后像打中国结一样,打好扣子,然后将布条留出对等的长度,下一步就开始盘扣了。”简单的几道工序,却很难做好。武桂云做盘扣似乎是一种天赋,很快她就在奶奶的指导下,学会制作盘扣,制作好的盘扣大小适中。奶奶看了,直夸她是做盘扣的天生材料。

  1990年,武桂云在张店金晶大道(原八大局院内)上开了家专门制作盘扣的店铺,很多喜欢穿传统衣服的市民就到店里找她做盘扣。她按照顾客的要求,把盘扣缝得精致美观。1991年,省里一名女干部要接待外国宾客,在当时的淄博服装研究所定制了一套旗袍,旗袍上盘扣的制作任务,就落到了武桂云的身上。经过仔细选料,耐心缝制,一个个漂亮精致的盘扣做好了,这件旗袍也让武桂云的手艺漂洋过海。

  一针一线 缓慢但温情

  小巧玲珑、精致美观的盘扣,氤氲着含蓄和典雅,洋溢着浪漫和娇俏,于端丽之中见美感,于古雅之中见清纯。盘扣有着浓郁的民俗气息,是中国服饰演变的缩影和中国服饰艺术的展现,也是中华民族经过长期的劳动实践与生活积累所形成的传统民间手工艺,更是机器永远无法替代的人工之巧。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社会上很流行穿唐装,很多人来找我做盘扣。”武桂云做出来的盘扣很受市民的喜欢,在市场上也有了名气。但随着服装流行趋势的发展,穿中式服装的人越来越少,找武桂云做盘口的也越来越少了。近几年武桂云已经很少做盘扣了,她想把老手艺传承下去。武桂云告诉记者,虽然现在有些工序早已有各种机器代替,但她还是习惯用自己的双手,毕竟纯手工做出来的东西还是有传统文化的味儿。

  “20多年前,学手艺的人多,我最多的时候带了3个徒弟,现在却几乎没人愿意学。”武桂云感叹,已经没有年轻人来学这门手艺了。“我已经60多岁了,双手不如年轻时好使,穿针线更是得戴上老花镜。我也不图赚多少钱,只想免费教几个徒弟,希望能遇到个有缘人,把手艺传下去。”

  老手艺无法像工厂流水线量化生产,其价值也正在于此。说起江南,人会想到油纸伞,而说起盘扣,自然想到旗袍。旗袍的设计将女性的玲珑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端庄中不乏风情,典雅里又含妩媚。一件衣服,需要相应质地的扣子来与之呼应搭配,金属、塑料等材质的纽扣放在传统服饰上难免显得违和,布料加针线的盘扣则正好满足需求。一针一线,缓慢,但温情,心意都缝进细密的针脚里。

  (文/图 记者相国旗)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初冬时节,频频吹来冷空气,草木摇落露为霜。地上厚厚的落叶,带来苍凉的同时,也给人美的视觉享受。图为
桓台县起凤镇西四村的张军以制作老粗布闻名,他说,家里八台老织机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这些色彩斑斓的老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