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老粗布历史如线织染千年
2018-12-10 09:16:10 作者: 董振霞 商萍萍 释修振
字号:   打印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老式织布机传出节奏又有韵律的声响,总会让人忆起电视剧里旧时代的光景。老粗布又叫“老土布”,是几千年来我国劳动人民世代延用的一种手工织布工艺,一直伴随着中华文明的发展。在耕织时代,老粗布占据着纺织界当仁不让的头把交椅,待机器代替手工后,这些老手艺又逐渐消逝,不被重视。如今,人们大都追求绿色简约,回归本真自然,老粗布因具有的质地柔软、手工天然、经久耐用等特点,再次受到人们的青睐。桓台县起凤镇西四村的张军以制作老粗布闻名,他说,家里八台老织机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这些色彩斑斓的老粗布都是他们一丝一线亲手织就。这门祖传的老手艺是自家的一门谋生技能,也成就了自己传承千年织染文化的梦想。

  历史如线 一晃千年


  在桓台县起凤镇,很多家庭妇女都会纺线、织布,张军的老粗布工作室就雇用了不少村里的老人。记者到达张军家中时,他正在给布匹配花色,这匹布采用了黑色、纯白、原白、棕色及墨绿色棉线进行搭配。只见屋内左右两侧木桩处各坐了一位老人,正中央依次摆放着几十卷棉线,线头穿过吊着的钢丝扣连接着一根木杆,棉线空中交错犹如一张网。张军正手持木杆来回行走,每到一头就把拉了一遭的棉线递给老人,依次挂在木桩上。通过如此反复,在这里把百米长的棉线拉紧绷直,梳理出颜色分布。

  “牵机是简化过后的第一道工序,就是给布配花,这一步直接决定着最终成型的布是什么样子的。”张军说,早些时候的老粗布制作过程繁琐且古老,人们都是从采棉纺线开始,要把籽棉晒干,去除杂物再弹成皮棉,而后将皮棉用手撮成约30厘米长的布剂,把布剂用纺车纺成约两个拳头般大小的线团穗。再将线团穗落成籰子,后在地上砸木橛子,往橛子上往返逛线;逛好线,统一刷面浆,待线晾干后,圈在剩子(俚语)上,把每根线逐一引缯,穿过缯的线再穿过杼;最后把团穗子做成约20厘米的长穗子,长穗喷水后装在梭子里,然后才开始织布。这中间经过轧花、弹花、纺线、打线、浆染、沌线、落线、经线、刷线、作综、闯杼、掏综、吊机子、栓布、织布、了机等大小72道工序,所有工序全部采用手工。

  如今随着科技进步,人们发明了脱棉器、弹棉器、纺车、绞车、钎经、脚踏织布车等工具,慢慢简化了不少繁琐步骤。“我这里现在用6道工序就能制作出一匹老粗布,宽在70厘米左右,一张机一天能织七八米长,人工不比机器,快不了。图案是从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基本色幻化出的几百种色线交织成各样图案。”张军告诉记者,老粗布虽简单却也能千变万化,风格有粗朴豪放的,也有精致时尚的。老粗布的每道工序、每件产品都包含着繁复的人工劳动,是民间传统工艺与自然原料的结合,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民族特色。

  时间如弦 环环相扣


  单从配花开始的这些繁杂工序,就有好多道。可张军告诉记者,这只是最基础的却还不是最麻烦的步骤。在工作室门口的小院里,迎着阳光,记者看到两位带着眼镜的六旬老人正坐着马扎,在一个铁架子前相互配合着工作。“这是穿扣,这些铁丝扣是一条一条穿进机器,配好花色的线需要人工一根一根穿进扣眼儿,才能上机织布,这一套扣有580个,决定了织出来的布有多宽。”正在穿扣的老人说,这一步省不得,也无法用机器代替。

  记者注意到,穿扣的铁丝有前后两排,铁丝均细且笔直,约有20厘米长,中间部分是个小小的铁圈。两位老人面对面坐着,一位拿细钩子一位拿线,细钩子通过铁圈等待,另一位老人将线放在钩子上,钩子原路退出,将线牵引过来,一前一后,一条铁丝对应一根棉线。“如果中间漏针了,就很麻烦,穿扣全弄好了才可以放到织机上,这个活儿得白天干,我们也不是天天都穿扣,一车线人工要织很久才能织完。”记者了解到,这580根线按顺序排列穿过的过程颇耗功夫,又费眼力,两人配合着从早到晚,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以前过日子不像现在,女人都会针线活,全是自己织布做衣服。”一位正在织布的老人告诉记者,从前的布除了单一颜色就是大花布,现在的布都要求颜色丰富带层次。可每每看到棉线通过这种古老的方式,经重复、平行、交叉等配比变化就能呈现出不同的花色,依旧很是雀跃。配花、穿扣,简化过的织布步骤环环相扣,全需人工,一步都不能再省。这,也是老手艺人的坚持。

  岁月如梭 刹那芳华

  记者在院子里采访时,隔壁的车间传出了“吱吱-嗒”的声音,张军告诉记者,有人正在里面织布。记者在车间里看到,8台织机上各式各样的老粗布正在制作中。一位老人头戴毛巾,穿着家常服坐在织机前,一眼看去便像是个熟手。她一手扶着织机,一手拿着梭子从两排棉线中间穿过,短短操作后,织机上前方是棉线,后方是织好的布,二者间已有了明显分界。“以前是用手络,现在是机器。早前的机器是竹子材质,不太结实,我就根据模样焊了铁的织机。”张军告诉记者,他雇的人都是村里的老太太,一方面老人们懂织布,相比年轻工人手艺更好,另一方面老粗布的人工费差不多是售价的一半,如此还可以帮助赋闲在家的老人增加收入,丰富他们的老年生活。

  记者在这里看到了许多已织好的布匹,配色或亮或淡,线条简单交织更显粗朴大气。“老粗布质地柔软、通透性好,而且对皮肤无刺激,易搓洗不卷边,由于粗布线粗、纹深,表面形成无数个按摩点对人体有意想不到的按摩作用。”张军告诉记者,老粗布追求绿色天然,从种植到手织布制品,不使用农药和化学染剂,这也是与机器批量生产最大的不同。

  老粗布准备步骤多,成品布出得慢,再加上使用传统工艺,所以布匹幅宽受到限制。本身并不宽的布面,想要做成床单也少不了拼接,可这种一梭一梭精心织造而成的粗布,却处处饱含手工的温度和岁月的静好。让人不禁感叹,万千的准备都是为了最后一刻的成品,似与人生相似,生活从来不会辜负任何一个有准备的人。也不由得想起古人曾说过的“岁月如梭 白首相看拟奈何”,人生转瞬即逝,正如织机上的梭子,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如此往复,简单却有意义。

  (文/图 记者董振霞 商萍萍 通讯员释修振)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4月3日,由淄博市图书馆及牛廷福藏报馆主办的老报纸精品展在张店区少儿图书馆巡展,此次展览分为两个主
18国际古迹遗址日主题活动在桓台举行。来自我市各区县的40多位文博工作者和50多位文物爱好者一行近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