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葚子熟了
2016-05-24 09:29:37 作者: 张忠信
字号:   打印

  在我住的宿舍楼下南边植有一棵桑树,是能长葚子果实的那种桑树。它的主干不很高,不很粗,也没有大的桠杈。树上所有的枝条根根都是蓬勃挺拔昂首向上。虽是柔软细长,但整个树冠充盈着旺盛生机,树高已接近到了四楼。随着春雨滋润,夏风送温,我看见桑树条上的葚子在一天一天由小变大,颜色由青绿变成粉红,又由粉红变成纯红直到紫黑,这样的桑葚我小的时候都习惯地叫它“紫老宝”。桑葚个个丰满饱实质泽靓丽,飘着香甜。一看就异常养眼,同时也强烈地勾引着馋欲的垂涎。葚子熟了,满树硕果累累宛若一幅丰收的彩色画。
  十多个年轮的桑树还不是很大,又没有桠杈,葚子又都是长在枝条的上端,要爬上树去采摘是根本不可能的,人们只能是眼巴巴看着熟透的果实在树枝上随风近来远去地摇曳。站在宿舍楼上看貌似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实则水中捞月可望不可及,只能是无奈地望葚兴叹了。
  葚子熟了,难以采摘。好端端的满树桑葚很快成了鸟儿们的盛餐。每天,天刚麻麻亮,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就把我吵醒了。看窗外,小麻雀类的些许不知名的鸟儿一群一群飞来了,大灰鹊类的许多鸟儿呼叫应答着飞来了。它们站在细软的树枝上,随着风的吹拂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惬意悠荡着,它们看准了熟透的“紫老宝”争相大快朵颐,之后,将嘴巴在树枝上轻轻地擦拭着。吃饱了葚子的鸟儿们有的飞到窗台上、阳台上和空调外机上相互呢喃低语,好象是在赞美桑葚的味道,又好像是在叙说鸟日子的家长里短,好一道鸟语果香丰年足食的风景。
  眼前的景象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农村老家院子里那棵老桑树。那棵桑树是不长葚子的,且硕大的树墩只剩一直一斜两枝一个人难以环抱的树干,粗裂的树皮彰显着它的沧桑。树墩的周围根生着些许小的桑条,似乎在佐证着它生命的延续。村里上了年岁的人说,宅院里的老树是不能轻易刨除的,最好等它自然枯倒。村里的一个老木匠告诉我,桑木又叫水晶木,是上乘的木材质,不要因为它叫桑树而鄙视和轻易抛弃。老桑树枯倒后,老木匠用它做了一张放置在厅堂的方桌,一直用到现在。
  因为这棵老桑树,家里还养了好几年的蜜蜂。记得有一年夏天,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一些蜜蜂围着老桑树转,它们在树的横枝上越聚越多,竟成一个篮球大的蜂团。一位有养蜂经验的人说,这里边肯定有蜂王,应当把它收下来。于是,在我家堂屋的南面墙上凿了一个洞,洞外侧装了一块钻有一些孔洞的木板,方便蜜蜂飞进飞出,洞里供蜜蜂们筑巢酿蜜。我经常从洞后边近距离地去看忙碌的蜜蜂。一连几年,我一家人和亲朋好友都能喝上原生态的蜂蜜,这在当时的农村是很奢侈的事。后来发生了蜂王出走的变故,没几天,蜜蜂们就渐渐都飞走了。人们都说家有梧桐树,招来金凤凰,那是家庭兴旺吉祥之兆,而我家的老桑树招来了蜜蜂王,该是喜从天降,佳话传颂吧。
  家有桑树,不得不说养蚕。我小时候母亲曾养过蚕。早春时节母亲从集市上买回蚕布子,就是在一块布上有密密麻麻的蚕仔。经过湿温,蚕布上就日渐现出蚕宝宝的雏形。一开始喂蚕桑叶须嫩细少,历经几个“眠子”后,尤其是到蚕将爬山作茧前,桑叶的用量和喂蚕次数达到了最多。于是,母亲不分白黑地忙碌喂蚕,我也在放学后或是星期天去有桑树的人家采桑叶,有时还爬崖过沟到坡里地界边的桑棵子上去采桑叶。当母亲一筐一筐收白茧,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所有的劳累辛苦都没了踪影。
  葚子熟了,带来了日子甜美;不长葚子的桑树也给我家带来了难忘的蜜甜和泽惠。

  (张忠信)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莲池公园 秋到齐盛湖公园 摄影爱好者在博山镇青龙山拍摄红叶 红莲湖的芦苇
他12岁参军成了一名娃娃兵,曾深入敌营“偷”走100发子弹;他机智果敢曾只身一人缴获敌军一个连的枪械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