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风中的母亲
2017-03-07 09:58:01 作者: 孙学文
字号:   打印

  回忆二十二年前,不论是吹面不寒杨柳风里、七月流火的热浪中、萧瑟的秋风里、凛冽的寒风中,每逢星期六的下午,村南西边的土坡上,无一例外都有一位被风吹散的、花白卷发的女人站在那里守着。一华里之外,我就能断定,她一定是我的母亲!
  走到近前,毫不客气地呵斥: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母亲总是笑笑说:在家闷得慌,出来透透气。周日下午,当我走出去一华里之外,回头远望,站在土坡上瞭望的、被风吹散花白卷发的女人,我知道,那还是我的母亲。再回家,我问:自己的儿子还需要远送吗?母亲总是说:我不过是出去走走,不是为了送你。但是,我知道:母亲站在土坡上远眺儿子远去的方向,不是送我能送谁呢?
  如今,一切都成了过去式:1994年11月15日下午4点20分左右,在与父亲一起商量如何给最小的孙子过“百岁”的时候,母亲突发脑溢血不治,永远离开了我们,终年69岁。
  二十二年来,被风吹散花白卷发的母亲,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
  那天,当我在交通事故处理现场得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冒着雨雪赶到博山第一医院的时候,见到的只是满身插满管子、嘴里含着呼吸器、静静躺在病床上毫无声息的母亲。这一天,我永远失去了亲爱的母亲!第二天,当我抱着母亲盼望的只有70多天的最小的孙子跪在母亲灵前的时候,人未言,泪先流,无语凝咽。
  母亲出生在博山区石门乡龙堂村,是家中6个子女中的二女儿。14岁开始,母亲来到我们家做童养媳。她扁平鼻子、厚嘴唇、大眼睛、方脸盘、中等身材、小脚,不认识字,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逐渐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父亲从17岁开始在外务工,家里无论大事小情都是母亲出面应付。母亲一生共生育了10个子女,只有4男2女长大成人,生育的艰辛、生活的辛劳可想而知,但是从没有听到母亲抱怨过什么。我所见到的永远是快乐、慈祥、乐观向上的母亲。母亲养育了我们兄妹6人,同时还代养了邻近村里的另一个男孩,我的异姓哥哥“王群”。
  1956年春荒时节,王群哥哥出生的前几天,我的一个哥哥出生几天便夭折了。王群哥哥出生不久,王大娘突发疾病不能自理。看着含泪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来到我们家的王伯伯,母亲不顾抚养4个孩子的艰辛,不顾爷爷奶奶的坚决反对,一把将孩子搂到怀中。从那一刻起,母亲又担负起养育王群哥哥的重任。大约过了3年,王大娘病情康复,王伯伯把王群哥哥接走了。母亲日思夜想,以泪洗面,遇到年龄相仿的男孩,母亲总是跑过去,看看是不是她的“群儿”,那一年大病了一场。还好时间不长,三哥出世,母亲便给这个儿子取名叫“孙群”。
  母亲的两个“群”儿都很优秀,成年后,一个“群儿”当了区环卫所的所长,一个“群儿”当了师长。
  母亲不仅是家里的顶梁柱,还是近亲中的主心骨。她是处理各种关系的能手,不管是邻里关系、叔嫂关系、姑嫂关系、婆媳关系、母女关系还是母子关系,母亲处理起来都得心应手。现在想来,在许许多多剑拔弩张的场景下,母亲都会谈笑间使之化干戈为玉帛,以至于我们家几代人、几家子人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从没有过家庭不和的情况。孙家在村里大姓,占全村人口的近三分之一。近亲当中不论是谁,家里有大事小情都喜欢去找母亲商量,听听母亲的意见和建议,然后欣欣然离去。
  母亲是一个爱憎分明说到做到的人。1990年左右,姨家表哥和叔叔闹矛盾并且还动了手,身在外地的姑姑闻讯赶回来对着母亲大发牢骚,表示出强烈的不满。一边是自己的亲姐姐、一边是爸爸的亲弟弟,夹缝中母亲处于两难的困境中。面对家人的指责,母亲无奈承诺:与自己的亲姐姐一家人断绝关系。母亲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以后的日子里,面对不孝儿子、儿媳,姨无人诉说,万般无奈自尽了。每每说到这件事,母亲的眼里总是流露出无奈和后悔,这可能是她一生的痛。
  1984年一个秋雨绵绵的下午,放学回来,我发现母亲一个人坐在床上流泪,烟也不抽、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坐着。事后才知道:三哥所在的部队即将应招开赴云南前线。当天下午是二姐陪母亲到周村送三哥的。听着《血染的风采》、看到战场上威武的军人,当时我想:家里有人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应该感到光荣才对,母亲的行为不是太狭隘了吗?然而,当我也为人父的时候,才深深体会到母亲那时的心情!三哥在前线的一年半时间,不管是骄阳似火的中午,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要闲下来,母亲或者拿上几个苹果,或者几个橘子,甚至是拿上几个馒头,拎上几柱香、几刀黄表,踮着小脚步履蹒跚地出门了,我知道母亲去寻找的是心灵的安慰,母亲去祈求菩萨保佑她的儿子平安归来。
  一年半的时间里,听村里的人说:骄阳下、寒风中,总有一个花白卷发的女人站在村口土坡上,瞭望着通往村里土路。我知道,那就是盼望着儿子归来的母亲。一年多时间里,母亲跑遍了村子附近的大小庙宇;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的一头黑色的卷发逐渐变成了灰白;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的腰弯了,背也驼了;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也由低血压变成了高血压;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人明显变苍老了。
  1986年,三哥从云南前线载誉归来,并荣立了一等战功。那可能是母亲一生中最高兴、最快乐的时光,母亲逢人便说:是党给俺培养了个好儿子,是菩萨保佑俺儿平安归来了。这一年的7、8月份,我们陪着母亲去登泰山。公交车刚刚行驶了大约3公里,母亲开始晕车,呕吐,先是食物和水、到后来是浓绿的胃液,100多公里的车程中,几乎没有停下过。到了泰安汽车站,母亲完全下不了车,是我们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母亲抬下车的,母亲一动不动地躺到了地上。此时我才意识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曾经3次登上泰山,是什么在支撑着母亲的精神?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千千万万和自己儿子一样的孩子,母亲作出了怎样的付出?
  母亲的付出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6个亲生子女和一个抚养的孩子中,一个儿子成了师级干部,一个儿子成了正科级干部,一个儿子成了副科级干部,这在我们十里八村是绝无仅有的,这成了母亲一生的骄傲。1994年的春天,母亲逢人便说:我做了一个梦,观音菩萨让我一手抱着一个孙子,一手抱着一个重孙子。果然这的年7月,大孙媳妇给母亲生了个重孙子;70天后小儿媳妇给母亲生了个孙子,母亲的孙子梦实现了。
  时光荏苒,岁月沧桑。不知不觉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三个年头了,母亲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眼前,儿时在母亲膝下嬉戏的场景时常出现在梦中。回想跟随母亲的时光,拳拳母子情深难表万一,悲悲切切不知所云,仅以此遥寄母亲。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6月14日是第16个世界献血者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人人享有安全血液”。当日,在周村区,志愿者纷纷
在旅店里大吃大喝,而他们却在寒冷的冬天忍饥挨冻。为了防止断线,二人和一群要饭的乞丐混在一起,虱子爬了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