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工画山水 体涉古今
2016-03-04 10:31:10 作者:
字号:   打印

张岗(全国美术理论研究北宗古体青绿画法传承院研究员、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中国书画院专职画家)

  淄博新闻网讯 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工画山水,体涉古今”。中国画又叫“丹青”,可见中国画最早是由设色发展而来。据《画论》记载山水画至少有两种风格,其一是吴道子水墨一路所谓的“今体”,其二是李思训金碧青绿一路的“古体”。现当今的中国画科中,“青绿山水”是一个不太容易引发热点话题的画种,这个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的画种,近代以来虽总有借古开新者又创新境者,却依然在繁盛的市场时代中逐渐走向“边缘”。当下,专门从事青绿山水的研究者与创作者并不太多了。明代董其昌提出了山水画的南北宗论,又比较明确的划分了古体与今体的派系。
  撇开“今体”不说,那么什么是“古体”青绿山水·《古体青绿山水》是一种典型的传统工笔重彩表现形式。用呈色稳固、经久不变的矿物质石青、石绿为主色,青绿相映,富丽堂皇。青绿山水曾作为主要的山水样式流行于隋唐和北宋末年的宫廷,宋代以后逐渐式微。相传隋展子虔的《游春图》是我国山水画史上第一幅完整独立的山水画卷,同时开启了青绿山水之端绪,对后世影响深远,尤其是唐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史称“大小李将军”。李思训首创大青绿山水及金碧山水一格,形成“金碧辉煌”的富丽效果,把青绿山水推上了一个高峰。传为李思训的《江帆楼阁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用精细匀称的铁线勾画出山石树木之形态,线条硬朗且疏密有别。画面设色浓厚,以石青、石绿为主,用金粉提色,山石罩染数次,正所谓“青绿为质,金碧为文”,“阳面涂金,阴面加蓝”,整体一派繁茂厚重、金碧辉煌的景象,极具装饰效果。《唐朝名画录》称李思训为“国朝山水第一”,赞颂的就是其在青绿山水上的突出贡献。此时,青绿山水发展到一个承前启后的阶段。
  然而,随着唐代中期水墨山水画的兴起,这种古艳的青绿山水画渐渐冷落。一直等待了300年,在北宋后期画坛的“复古”潮中,画家们将水墨山水的精湛的“勾、皴、擦、点、染”的笔墨技法融入其中,创造出既艳丽而又脱俗的臻于完美的青绿山水,其中以青绿为重的谓之“大青绿山水”,代表作如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也有作浅绛淡彩之后薄敷青绿石色的,谓之“小青绿山水”,赵伯驹(传)的《江山秋色图》许为先驱。
  古体青绿山水(大青绿金碧)与小青绿山水有什么区别呢?唐初有阎立德、阎立本兄弟二人除画人物外亦擅青绿山水,提倡水墨山水画的“南宗之祖”王维,也曾作青绿山水,并区别于李思训。王维的山水画带有一种抒情和恬淡的诗意,在作品中参用破墨的方法,且“一变钩斫之法”,用斧披皴作画或是在用斧披皴的同时亦参用披麻皴。在题材上更倾向于捕鱼、山居等具有田园趣味的内容,而李思训则喜作以宫殿楼阁、朝暮晴雪为题材的金碧山水。后代称李思训李昭道一体,多勾勒、皴笔少、重彩较浓者为大青绿山水,称王维这一体重彩较清淡者为小青绿山水,此一体一般在水墨淡彩的基础上薄罩青绿。也就是说大青绿色彩厚重浓艳,而小青绿着色清淡。
  古体青绿山水的分类一般来说,有式笔和意笔之分。前者以工致的笔法为特征。从六朝开始,逐步发展至唐代李氏父子确立了青绿山水的基本创作特色,两宋之交前后形成金碧山水、大青绿山水、小青绿山水三个门类,在元、明、清三朝各自发展并相互影响。
  古体青绿山水画怎么设色呢?传统工笔重彩画的作画过程先是用线勾勒形体的轮廓与结构,再分染打底而后罩染上色,已经形成了一套规范化的程式。材料一般为经胶矾处理过的熟纸或熟绢,颜色分为植物色和矿物质色两类,用色的种类也比较固定。除了在勾勒造型时有限的用笔之外,敷色多以平涂方式,或者以分染方法分出深浅阴阳,用笔的过程相对来说较为理性。青绿山水的技法也大致如此。这种程式化与理性化以突出用色效果为特征,充分体现了古代画家的智慧,但也使技巧的应用成为一种简单的经验累积。
  尽管早期山水画“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但从唐宋时期的画作看来,我们只能说,传统青绿山水画在色彩的表现上接近现实。“随类赋彩”不仅是对自然物象的客观表现,还离不开古往今来画家们的主体表现。如果只是依附于“类”,青绿山水画的设色就会变得平淡无奇。青绿法与浅降色有别而意实同,要秀润而兼逸气。可以说,把自然景色的再现转换成生命情怀的体现,一直都是古今山水画家在画山水过程中的心理追求。

        责任编辑 张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莲池公园 秋到齐盛湖公园 摄影爱好者在博山镇青龙山拍摄红叶 红莲湖的芦苇
为大队事故预防工作建言献策,将群众无小事落实到一起起矛盾纠纷的有效化解中。他有句至理名言“我是事故伤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