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荆向海:造诣与修为
2016-03-04 10:33:03 作者: 林征
字号:   打印

  

 

  淄博新闻网讯 著名书法家荆向海,是备受欧阳中石器重的学生。他的字,紧步其师风韵,隽永的“中石范儿”,赏心悦目。他的为人,大气、大度、大方,能容纳又善自省,难得。他是山东书界的一位“大先生”,始终追求着造诣与修为的同生共长。
笔者:您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农村生活的那段经历对您的影响大吗?
  荆向海:我18岁离家,18岁之前都生活在农村。农村的成长经历,到现在都是我记忆中最清晰地那部分。这些年,不论到哪里,始终还是觉得,根在那块土地上。
  笔者:张立朝先生是您的启蒙老师,他是怎样“启蒙”的?
  荆向海:每周日晚上,他让我去他家。一是看他写字,二是把我这一周写的字拿给他看。哪个地方他看着不得劲,就给我改。拿回去,反复琢磨,反复练。很快,我就写的和他一模一样了。有天,他笑着对我说:我不能守着你写,我那点货儿都让你学去了。
  笔者:您与欧阳先生的师生情谊,是从1985年考上欧阳中石先生的首都师范大学第一届书法大专班开始的吧?
  荆向海:其实,与欧阳先生的缘分早在1981年就结下了。那年,我去北京领奖,给我颁奖的正是欧阳中石。颁完奖,他问我:你是山东的?我说是。先生也是山东人,也许是因为老乡的情谊吧,他让我记下了他的电话,说:有事你尽管打电话找我。当然,与先生深入接触,还是考上首师大书法大专班成为他的学生之后。
  笔者:中石先生是学逻辑学出身,特别讲究方法,他说过:“我主张学生在研究学习的方法上,要多动脑筋,不要用很深的功去夺取那一点收获,而应该用一点的功去夺取更多的收获。”你从他身上学到了哪些特别受用的方法?
  荆向海:他教的方法太多了。比如说临帖。他不要求你一天临一遍或者两天临一遍,他让你先从头到尾临一遍,不管写的准不准,先临,这叫通临。然后找字帖里喜欢的字。把喜欢的字挑出来临。这个字你喜欢,临的时候就用心,等于是抓重点。他反复说,要以智慧夺取时间。
  笔者:很多人说您的字与中石先生的字形神兼备。这样的境界,您是怎么做到的?
  荆向海:这是过奖。表面看,我和先生的字很像,但把先生的作品和我的放一起比,绝对不一样。我还没有先生那么高的造诣。
  笔者:在您看来,好的书法,究竟好在哪里?
  荆向海:中国汉字,叫方块字。一个方格占一个字,哪怕是写“一”,再简单它也要占一个格,它后面的字,不管多复杂,也还是要在一个格里,不能去占别的字的格。所有的字写到一张纸上,就好像好多人坐在一起,位置是各自的,但是姿势却不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找一个好看的姿势坐。字也是一样,一个个死板的坐着肯定不好看,书法家的作用就是,让每个字都好看的坐着,这也是中石先生的观点。他还认为,一幅好的书法,不是静止的,而是活动的。字终究要挂起来欣赏,挂起来后看,字与字之间,总有一种连带的关系,不孤立,有动感,甚至能感觉到背后有个气场存在,这幅字才迷人。书法看起来是写在一张平面上,其实,它是有3D效果的。
  笔者:作为欧阳中石的学生,除了上述这些方法论,在人生观上,先生给予您那些指导?
  荆向海:先生说要“知分寸、懂进退”。他说,一个人一生能把这六个字做好,就是明白人。先生重情。我们一个同学,毕业后查出来患了肾衰竭,病情很严重,需要花很多钱,先生知道后,每个月写一张大字给他,让他拿去换药费。先生对财富看得很淡。每次他来济南,都会和师母一起去孤儿院看望那里的孩子,这几年,存点钱他就捐出去,捐助教育和福利事业。可以说,无论哪个方面,艺术造诣还是为人处世,先生都是榜样。他对我的影响,可谓巨大。我目前在书法上取得的一点成绩,更是有赖先生的提携。
  笔者:中石先生与您师徒情深,每次先生来山东,都能看到你在左右陪伴。
  荆向海:我说个事儿。每次跟别人约时间,比如八点半见面,我一定会在八点二十前就等在那里。先生也是,坐火车,九点的车,八点四十一定会到车站。我们都是那种做事情有提前量的人。出门计算时间,连堵车的时间也会算上,从来不耽误事儿。我琢磨着,先生喜欢我,跟这有很大关系。搞艺术的人多半都散漫的很,偏偏我们两个人都靠谱,所以就相互投脾气了。事儿就是这样,你一直坚持守时,时间一长,那些不守时的人就不好意思了,所以,这些年来,受我们师徒两人影响而改变时间观念的人,好像还不少呢。
  笔者:很多人评价您的字,“书卷气、人文性浓,没有装腔作势的江湖味,没有时髦的浮躁气”,这些评价与您对自己艺术感觉的认识是不是一样?
  荆向海:这是太高。这些词儿不是比较好吗,好听啊!80年代末,外界评价我的字:有霸气。写了这么多年,人家又说:有文人气。年轻的时候有霸气是好的,老了以后有文人气也是好的。你看,这好话都成咱的了。对所有的评价,我都无所谓。我的字,你要看着好呢,就喜欢,看着不好呢,别喜欢。当代人评价当代人根本没有权威性。现在的艺术品市场,范曾作品的价格比他老师李苦禅的都高,你说,这种评价有多大意义?只能说当下这个时代比较推崇他,正到了他流行的时候。但艺术真正的价值只有到了盖棺定论的时候才能呈现出来。现在所有的评价,都不当数。
  笔者:您的书法历程,由颜柳入秦汉刻石,又从魏晋南北朝碑志中汲取营养,遍临历代名碑帖,后又师从张立朝、欧阳中石先生,在您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正统”的正能量。在这个崇尚标新立异、发挥个性的时代,您是如何看待艺术的“传承”?
  荆向海:传承是必须的,传统中的精华,是艺术最有生命力的部分。中石先生曾经告诫我:“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求其然而然。要能够进入历史的深处探掘其内在的精神。”谁都想在古人的基础上再上一个台阶,前提是,你得把古人的东西学透了。什么都没有掌握,就去搞创新,新是新啦,书法的精神还有吗?看一幅字是不是好,首要的标准是:出处在哪里?然后再看用笔到不到位,墨和纸是不是合适。三者都做好了,就是好作品。

(林征)

        责任编辑 张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莲池公园 秋到齐盛湖公园 摄影爱好者在博山镇青龙山拍摄红叶 红莲湖的芦苇
为大队事故预防工作建言献策,将群众无小事落实到一起起矛盾纠纷的有效化解中。他有句至理名言“我是事故伤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